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A.I. AM HUMAN (6)

前情提要:

 

本章开始向结局进行过度,上一部分讲到,由朗重组成的JARVIS遇到了未知原因离开又归来的Tony并试图将后者永远留在这里。当然这种状态不会一直保留下去,在Jarvis的核心出于休眠的这段时间,两个人的独处会让JARVIS产生不可避免的变化,它终归还是继承了Jarvis的一切,它最终的抉择也不会脱离Jarvis的初衷。

 

因有原创角色出现,如果你是第一次点开这篇文并有兴趣读下去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戳开一下链接了解一下之前的故事吧。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

 

 

第六部分

 

  “朗?”

 

少年睁开眼睛,眼前的沃尔正附身察看着自己,眼瞳像是两汪池水般闪烁着清澈的光泽。穿着黑色制服的防火墙察觉到睡在地面上的少年还处于不清醒的状态,他淡淡地笑了,冲身为语言程序的朗伸出了右手:“走吧?Center还在等我们。”

 

朗点点头,顺从又安心地把手递给他,两个少年手指相碰,不想在下个瞬间,那个会一直守护在前者身边的存在便像是被谁揉碎了一般。朗低下头,看着沾在手心和指尖的金色粉末,一阵舒服的微风吹过,那些温暖的金色碎屑便不见了。

 

“晴天啊……”朗仰着脖子,映入眼帘的只有惨白色被网格笼罩的穹顶。

 

JARVIS……

 

“Center……”

 

……JAR!JARVIS!WAKE UP!

 

JARVIS在一片淡金色的光芒中猛然“惊醒”,漂浮在他视野范围内的金色数据串让他的程序稍微产生了一些不稳定的波动,像是被人从噩梦之中强行拽出之后引发的轻微眩晕。他将视野暂时关闭,集中经历调用修复程序对自己进行错误排查,在把那些时刻影响着他推断的记忆碎片重新锁好之后,JARVIS这才缓缓抬头看向自己的左手边。

 

Tony Stark,他理论上的“最高权限者”,此时被紧致的数据链束缚着双臂和脚踝。Tony多少有些庆幸眼前这个人工智能给他摆了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不然一晚上的时间过去他的脖子怕是不保。

 

这个声称要把他永远留在这里的JARVIS并没有对他做什么,后者把Tony捆着从外面带回中央控制室之后便把这个人类丢在一边去修复Jarvis的核心数据了。一开始Tony还紧绷着神经注意着JARVIS的一举一动,看着它从病毒的数据残块下分离净化出有用的部分补充核心的缺口,又或者是冲着这个残缺的核心数据球碎碎念。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后,JARVIS飞起一脚踹开了那个病毒残块,缩进那片金色的光芒里,丢下目瞪口呆的Tony兀自休眠去了。

 

彼时的Tony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原本以为这个失控的人工智能会紧紧地揪着他不放,拽着他的衣领子质问他一些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可从这一系列的情况看来……这个由“朗”为核心重组形成的JARVIS,只是需要Tony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把Tony捆好了不会逃跑就行了。

 

Tony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程序世界的存在是需要休眠的。不,其实已经等同于人类的睡眠的了,距离很近,Tony几乎能够看清JARVIS微皱的眉头和不停颤动的眼皮。看样子这次睡眠并不是太好,Tony也不确定,总之他自己的确是一夜未眠。

 

“把我叫醒做什么。”JARVIS撑着地面起身,他看上去既苍白又敏感,睡乱了的头发有几根支棱的出来,小尾巴一样贴在后脑。这样精致的细节处理Tony已经看过很多了,Jarvis似乎有意把自己在这个被他统领的世界里打扮得像个人类。

 

“咳……你在休眠过程中大概发生了些运行差错,I mean,可能有一些程序碎片突兀地卡住了你的运行向。”Tony的双手被死死地捆在身后,他翻了个白眼,想到面前这个程序体之所以能安心地睡觉是因为这数据链太他妈的紧了,他Stark根本不可能挣脱开。

 

JARVIS察觉到了Tony下意识的挣动,却也只是无力地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不能给您松绑,那样您只会尽最大的努力逃出去吧。”

 

“我他妈的 确 会 逃 出 去。”Tony恶狠狠地回了一句,JARVIS并不计较他的抗拒和不配合,披上风衣转身去查看被修复之后的金色数据球。经过这几天的努力,已经有一部分可以正常运转了,可是还没有达到重新唤醒的层次。JARVIS被紧张和激动的情绪冲刷着,禁不住双手交握放在嘴边,像是在祈祷。

 

“……逃出去之前最起码要把它修好。”

 

一阵极速的冷风瞬间逼近了Tony的脖子,黑色的手杖末端利刃出鞘,闪着寒光。

 

“看看,这就是你来到这里带来的‘救赎’?”JARVIS的声音渐渐地又开始发颤。以往Tony从未在这个熟悉的电子音中捕获这种情绪,两个人并肩走过那么久的时间,久到Tony自己有的时候也会冷不丁地怀疑,怀疑Jarvis表现出的那些恰到好处的情感和反应,到底是计算模拟形成的还是自主直接产生的。可即使在虫洞那样的危急时刻,没有联系上Pepper的Jarvis的语音中也只是有一些遗憾和歉意。“恐惧”似乎并不在Jarvis情感表达的列表里。

 

但如果只是他不想表达出来呢,如果这些在这个世界里都以情感的方式存在,Tony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地要去思考:如果以情感的方式存在,Jarvis在独自面对奥创时,在根本不记得自己的时候,有没有深深地恐惧过?对自己的处境,对于这个世界?

 

可相对于与多数时间的缄默来讲,Jarvis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对Tony沉默过。

 

“……Kid,我只是突然来到这里,从来没有保证过什么。”Tony梗着脖子减轻刀刃在皮肤上的压力,紧紧地盯着面前蹲下来的人工智能。直至今日他也没能搞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这一切到底是幻觉,还是生物信号在不同于地球的行星上与数字信号产生重合所产生的现象,都不得而知。而眼下自己又被自家AI的复制体逼迫着,即便可能是对方不满意的答案却也只能实话实说。

 

因为他Tony Stark,是不会回头看的人。对任何人,对任何事,对Jarvis……都是一样。

 

但现在的情况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真好笑,你没有保证过什么,却信誓旦旦地说要带我们回家。”JARVIS揪住Tony的衣领,阴沉的脸逐渐逼近,直到与Tony额头相抵,“你如果没有保证什么,Center为何会一直找,一直找,从最开始的一个人到最后所有的人都在找你……现在找到了……可他们呢?”

 

“我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和沃尔一号,陪着他……每一次前进都几乎毁掉我们一大半的辛苦积累,每一次前进Center都……”Tony注视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程序体,恍惚之间以为刚刚还凶神恶煞的JARVIS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那个身为语言程序的“朗”。

 

“他会很消沉……他找不到他要找的东西……他说他好像弄丢了什么人,之后又把自己给弄丢了。”

 

“告诉我一切吧,朗?”待捏在自己衣领上的手指渐渐松开,Tony开口道,“如果你不告诉我这些便开始质问我,这样对于我也不公平。因为,那个把他弄丢的人是我。”

 

“……为什么您没有来找我们?”

 

“我在找你们,一直,直到、”Tony猛地一挣,又被绳索坚韧的力道弹得缩成了一团,龇牙咧嘴地缓和了一会儿才继续说,“直到那些该死的外星人接二连三地来地球捣乱,总得有人把他们先赶出去,是吧。”

 

“……所以你还是会选择其他人是吗,因为这些Center和我们就要被你丢在一边吗?”

 

“Fuck!”Tony嘶吼了一声打断了朗丢失了理智的质问,喘了两口像是无奈老爹的语气,“……可如果连这个世界都被人夺去毁了,我该上哪里去把你们找回来?”

 

 

TBC


不定期更新,大概八月份就能完结,以及欢迎各位来评论区和我讨论剧情走向。

私心求个小红心和小蓝手,谢谢支持。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