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A.I. AM HUMAN (5)

#写在前面的话。

上次更新之后在渣浪那边收到了一些疑问反馈。剧情发展的确有些跳跃,我在这里简要概括一下。

上一章结尾,Jarvis强行回收了沃尔六号。沃尔六号消失的过程引起了Tony的PTSD发作,导致他与Jarvis程序世界的链接产生波动,在结尾处,Tony消失回到了泰坦星。Jarvis原本脆弱的核心也因此而再次毁坏,但是Jar启动了备用方案,这个方案就是本章想要交代的剧情了。

其实我最开始想把一切都解释成Tony的一种“濒死体验”,但要这么解释的话,这里的一切就都不是真实的了。我个人不太希望这样,所以大家就当作本文是一篇毫无依据的纯幻想作吧。Tony误打误撞找到了Jarvis的程序世界,他能够触碰这里的一切,与一切都有交集,也可以接Jarvis回家。

再次强调,本章有黑贾XTony。

大家儿童节快乐,还望食用愉快。






男人站在中央塔的顶端,程序世界的微风吹拂过他破碎的风衣下摆。他站得如旗帜般笔挺,半阖着眼眸,深邃的蓝色无机制瞳孔俯视着整个城市。

城市已然是一片废墟。

猩红色的碎片交错着穿插在程序废墟之中,那是还没有被完全净化的病毒残块,与一些程序瓦砾产生了不完整的融合。这些融合的部分没有得到主人的认可和授权,无法成为先前那些活灵活现的生物型分程序,也无法作为城市的砖瓦撑起一片天空。

连空气也是猩红色的。

男人开口,微微叹了口气。他的双手交握在身前,轻轻搁在黑色手杖的手柄之上。

手柄上的弯钩和倒刺还像之前那样锋利,闪烁着独有的寒光。

“……两天了。”

男人小声地呢喃着。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只有十四次病毒入侵,全部被我歼灭。有一些还没来得及净化……Jarvis,你的胃口真大啊,我在消除警戒的状态下一直在尝试将你重新拼合,可你就是不醒过来。”

男人侧过头,暼了一眼那个漂浮在自己身后,又回到最初状态的,破碎的金色数据球。那金色稍微暗淡了一些,像是残缺的月光,带着一丝凉意。男人终究还是回过身,他伸出手,手指穿过那抹惨淡的碎金,像是抚摸一个人的脸。

“你怎么像我一样贪睡……Center。”

一条黑色的触须闪电般从他身后的穹顶上袭来,伸长得如针一般尖利得顶端刺在了凌空升起的金色屏障之上。尖锐刺耳的摩擦声从屏障之间传来,一片又一片破碎的金色箭矢就像深海的鱼群般沿着触手游走,在病毒还来不及计算的瞬间扑到了它的主体上,“鱼群”带着锋利的牙齿开始在病毒的主体上撕咬。
男人走上了逐渐下降的链接桥,桥的尽头处,病毒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正在被一次又一次地扯断主体上的数据连接,非人的尖啸声几乎要冲破耳膜。男人将黑色的手杖甩入手中紧握,手柄上的弯钩和倒刺逐一分解开来,渐渐地在手杖的主体之上重组成了锯齿的形状。

“我是JARVIS,”男人边说边向前走着,锯齿在黑色的手杖上越聚越多,“现在向入侵者发出最后警告。”

“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带着你难看的主体滚回去。”他走近那片猩红色的血雾之中,“鱼群”依然死死地撕咬着拼死挣扎的病毒,一条残缺的触手想要在正面直接攻击,被男人随意一挥手杖格挡下来。

“……第二,也就是你选择的路。”男人扭动手腕,缠绕在手杖上的病毒触须瞬间碎成了无效的字符块。病毒发出了一阵无力的惨叫声,在鱼群的压制之下挣扎幅度也渐渐消失了。

“Jarvis会需要你的。”男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一跃而起,手杖上的锯齿直击病毒的核心。刹那间,猩红色的碎片四溅开来,锋利的碎削划过了男人的皮肤,后者的唇角弯到了一个可怖的弧度,原本从伤口里渗透出来的淡金色因伤口的愈合渐渐消失。

散落在地面上的病毒残块没了动静,他脸上的表情也渐渐转换为平时的淡然。男人用钩子随意钩了块碎片,放在眼前观察。

“啧……又是这些普通的东西。”男人不满意地咂嘴,想要扔掉的瞬间还是把手里的残块收进了风衣之中。

“不过……也许用的上。”



男人揣着那块净化过的病毒残块,走到了中央塔附近的一片废墟里,在交错混乱的程序堆中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形。

“抱歉才来看你。”男人的脚步停在那个残缺身形之前,温柔地打了一声招呼,“下午好,沃尔一号。”

被男人称作沃尔一号的身形有一半镶嵌在废墟之中,勉强能看出它曾经的样貌。是记忆里的影子,拼得应该没错。男人苦恼地摇了摇头,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所拥有的“记忆”已经不单单是“朗”的了。

Jarvis在这个世界濒临毁坏的前一秒,把他所拥有的程序的一半,分给了曾经作为自然语言模块的朗。

“……我又发生了变化,”男人半蹲在废墟之前,“……这次不止是长高了。”

“我现在,是JARVIS.”得不到任何回应的男人兀自说着,原本一直捧在手心的备用数据突然跌落在地上,碎成了一片一片。他痛苦地捂住了脸,双膝也不知不觉地跌在地面上。



“Jar…?”

突如其来的呼唤声让男人猛地抬起头,带有倒刺的手杖从风衣的侧摆滑出,在瞬间的回身之后架在了来者的侧颈之上。

紧接着,男人握紧武器的手蓦地颤抖起来,冰蓝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来者那张熟悉的脸庞。

“先……Sir.”男人哽咽了一声,黑色的手杖从手掌中脱落,落在地上发出清晰的脆响。

Tony张开手臂,任凭刚刚还用刀比着自己的人扑进自己的怀里。Jarvis总归是比他要高出很多……好吧,这点是他Tony Stark自己设定的,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他抬手轻轻安抚着臂弯中轻轻颤抖的人形,轻声开口:“……抱歉,J,又让你等了些时间。”

怀里的人突然没了动静,Tony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他眼看着面前这个拥有自己A.I.面容的人从自己的怀里抬起头,眼眸中是一抹深邃的冰蓝色,带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电子音,缓缓开口:“……先生……您还记得朗吗?”

Tony紧紧地盯着面前的JARVIS,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发生了什么,J?”

“…………哈哈哈,非常有趣……J?”JARVIS细细地咀嚼着这个称谓,故意一般把尾音拖得很长,“是啊,我是,我是你的Jarvis,但却不是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那个。”

Tony觉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发痛。


“我是你的Jarvis。”

“却不是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那个。”


“解释。”Tony逐渐后退着,恶狠狠地命令着对方。

“解释?”JARVIS机械地歪了歪脑袋,像是没有听懂Tony的话,他伸出自己的手,黑色的手杖在手心逐渐凝聚成型。Tony顺着那上面熟悉的倒刺,看清了废墟之中的人脸。

“……倒刺…锯齿……那是,沃尔们?你做了什么,J?”Tony的左手背在身后,Jarvis果然还保留着Tony对这个世界的掌控权,后者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些战斗型数据在自己的手臂上逐渐成型。

下一秒,Tony后退着一脚踏空,在他向后倾倒的瞬间有什么东西接住了他。然而,在他们彼此最熟悉不过的拥抱之后,Tony的手腕脚踝瞬间被金色的藤蔓般的数据链死死地缠住。他惊恐地看着不远处逐渐走近的JARVIS,数据链随着他的挣扎越缠越紧,勒住脖子的部分让他快要不能呼吸了。

“J……”他嘶哑着喉咙,再度发出不甘心地呼唤。

“我是JARVIS,先生。”JARVIS走到了被藤蔓捆绑着的Tony的面前,把黑色的手杖收回了自己的风衣中,“在这个世界因为你的离去而崩塌的瞬间,Jarvis让我成为了JARVIS。”

“他把他所拥有的一半交给了我,却唯独把沃尔一号的部分留给了自己。”JARVIS抬手,抚上Tony的面颊,像是在安抚一个刚从噩梦中惊醒的孩子,“……说来奇怪,在那个瞬间我似乎懂得了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除了……”

“除了什么?”Tony奋力地想要扭过头去,却被对方掐住了下颚恶狠狠地掰了回来。

“我失去了一切,先生。”JARVIS抬起头,Tony不得不承认当他看到这双血红色的眼眸时内心充满了绝望和惊恐。

“我失去了一切。”

“不能再失去您,先生……Sir。”

“留在这里吧。”

“留在这里。”

“Center ……沃尔……朗……先生……一起。”


TBC

嗯对,我卡了。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