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A.I. AM HUMAN (4)

#有虐向预警



朗踉跄着跪坐在楼宇之上,空气中弥漫着红色的雾气。像血,却没有刺鼻的令人作呕的气味,但那的确是病毒的残削。朗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口鼻,想要把那梗在喉头的不适感和尖叫声堵回去。

不远处,筋疲力尽的Tony和Jarvis正缓慢地顺着链接桥返回。Tony抱着只剩下躯干和头颅的沃尔一号,Jarvis则牵着沃尔六号几乎不成型的手臂——只剩下几丝脆弱的数据串和身体相互连接,上面布满了难看的裂痕,唯一能让人感到欣慰的是从伤口里透出的熟悉又温暖的金色。

Tony走近了跪坐在地上的朗,后者低垂着头,很长一段时间过后才有勇气微微将头抬了起来。

Tony看着那张满是泪痕的脸,晶蓝色的水滴状虚拟数据顺着孩子的面颊低落在地上,溅起细小的数据涟漪。

他似乎第一次看到这张脸,又好似看过很多次了。

“Sorry,kid.”他这样说着,把沃尔一号递了过去,“我会补好他的,我保证。”

“不是您的错……”朗紧紧抱着昔日里一直保护他的存在,哽咽着说。

“……大家,不要再互相道歉了,好吗……”

Jarvis看向欲言又止的沃尔六号,后者低着头,被扯得七零八落的手臂拳头紧紧地握着。

Tony无意间发现Jarvis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深邃的蓝,紧接着他的A.I.开口说道:“三号,把这里打扫干净,顺便先帮一号补充数据……Sir,请和我来一下,六号也是。”

“是……”分程序们应着Center下达的命令,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上,Tony轻轻地拍了拍朗的肩膀,穿过凌乱的数据空气跟上了Jarvis的步伐。



Jarvis坐在那个残缺的数据球下方,淡淡的金色把他的面色映衬得红润了一些,却掩盖不住他无尽的疲惫。他甚至怀疑是自己的基础运行出了错误,导致他一直能够接收到那种数据被撕扯开来的声音。他伸手抚摸着那颗金色的光球,像是在触摸一个人的面颊那般温柔。

“六号,”他对正在往自己身体上补充数据的沃尔六号说,“不必麻烦自己了……我要将你回收了。”

同时动作一顿的还有刚刚坐下喘了口气的Tony。沃尔六号钉在了原地,他的右小腿被那些飞溅的病毒碎片纵向切掉了一小半,只剩下骨架锥子一般杵在地上。

手杖甩出的声音打破了三个人的沉默,沃尔六号把右手伸到最远处,缓缓蹲下将武器放在了地面之上。

“Jar……”Tony的话在刚出口的瞬间就被Jarvis的手势打断。

“理论上我是不该拒绝的,对吗,Center 。”沃尔六号一如早晨向Tony传达指令那般站得笔挺,带着没有起伏的语气。

“……没有分程序会拒绝这项指令。”

“骗子。”沃尔六号说完轻笑了一声,“怪不得那个初代和您那么像,连说谎的样子都一样,毕竟是直接从您身上分离出来的啊……至于那个爱哭鬼……”沃尔六号缓缓看向了正在努力搞清楚一切Tony ,“……先生恐怕只是看到了他能看到的东西吧。”

“六号。”Jarvis试图制止他。

“大家真的都这么大义凛然吗?您或许会觉得我没有什么发言权,鉴于我是从病毒净化而来的。”沃尔六号眯着眼,还算完好的右手一直扶着自己摇摇欲坠的左臂,“牺牲自己的一切走到这里,再牺牲这里的一切找回自己,Jarvis,您应该很累了。”

“不要再说了。”

“这都是为了Tony Stark,对吧。”

“那是我的初衷。”

“可笑的是现在你只有能证明初衷的证据,却不拥有它。”沃尔六号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之后,表情再度变得冰冷。“奥创真的没有改变你吗,JARVIS?”



下一秒,金色的箭矢正中了他的心脏位置,沃尔六号在那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最终他所有的思维永远停顿在了Jarvis这不可思议的出手之上。Tony根本来不及阻拦这一切,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男孩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数据尘埃。

“操……!”他突然控制不住地大叫出声,胸口处的痛彻心扉之感伴随着头晕一齐向他袭来,在Jarvis接住他的瞬间,Tony在一片惨白地雪花点中看到了自己逐渐透明的手臂。以及,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Jarvis呼唤他的声音越来越远。

“J……J!”Tony 惊慌失措地想要去抓Jarvis的手,后者也试图再次把他捞起来。然而在看到自己的已经半透明的手指穿过了Jarvis的手掌之后,Tony才发觉自己连视野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I got you...I got you...Sir!”

背对着逐渐消失的身形,金色数据球突然停止了转动,原本被链接完毕的程序链错乱般地互相卡在了一起。

金色的碎片轰然炸开,划破了Jarvis苍白的脸。




“别!…不……不!不要离开我!”朗死死地抱着怀里的沃尔一号,后者残缺的手臂正在随着程序世界的崩塌而逐渐消散。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朗放弃了连救命都来不及喊就直接炸成了碎末的沃尔三号;放弃了身边那些原本乖巧可爱的飞鸟型数据——它们像是要逃离屠杀一般直冲程序世界的上空,用头去撞由黑色网格笼罩的穹顶,最终裂开成碎片落在地上;中央塔上方那抹诡异的刺眼的金色正吞并着这里的一切,被拆开的数据字符全部被吸引了过去。朗抱着残缺的沃尔一号向反方向飞奔着逃跑,怀里的沃尔却也躲不过这毁灭性的过程。

“为什么我没有事!为什么只有我没有事!Center !Center !”

沃尔一号就是在这个瞬间醒了过来。他的半个上身已经消融成了单调的字符串,被病毒碎片切割得恐怖的脸也渐渐变得透明。

“别再逃了……朗。”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

“沃尔……沃尔,求你……”朗伸手想要把那些飞散出去的数据捞回来,却什么也触碰不到。

“……朗,”沃尔一号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奋力凑近了朗的耳朵轻语,“……我会陪着你的……一直。”

“你可……不只是个……语言……”



朗骤缩眼眸中倒映着怀里被逐渐吸走的数据字符,倒映着来者的风衣下摆。

“朗……你不止是一个……自然语言交流界面。”①

“Cen——”

男人的身形在朗的面前炸开,金色的碎片蜂拥而上,包裹住了男孩僵硬的身体。

在无尽的痛苦和悲伤之中,他突然看清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TBC

*我知道这个TBC不太负责任

*因为情绪波动以及Jarvis程序世界不稳定的
原因,Tony的意识回到了泰坦星。不过请大
家放心,他很快会再回到Jarvis身边的

*文里的批注①来源复联2台词:
一开始贾维斯只是自然语高用户界面

*下章黑贾上线,有分级剧情,会走链接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