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A.I. AM HUMAN (3)

#本章有台词小彩蛋
#“先生”真是这个世界最苏的称呼


Tony是在金色光球的笼罩之中醒过来的,他觉得自己还有些迷糊,眼前的光球似乎较他记忆里的要完整了一些。他尝试伸出手,手掌穿过那些精致排列的字符串,轻轻一揉就变成了金色的碎粉,星星点点洒落在他的肩头。片刻之后又互相吸引着逐渐恢复原状,Tony眼睛一亮,坐直了身体,用手指轻轻拨动那些带有裂口的终端触须部分,断裂的字符被他的手指带动着相互聚合,微弱的金色光芒在那一瞬间闪烁开来,标志着一个新的链接已经形成。

Tony翘起唇角,眼中尽是那片骄傲的碎金。

“先生。”

清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青年的声音从背后响起,Tony这才发觉到Jarvis并不在中央控制室里。来者穿着黑色的战斗服,腰间是一把弯钩状的数据冷兵器,青年眯缝着眼睛,继续说道:“先生,Center在A区的一号楼顶等您,您出了中央塔之后跟着链接桥走就能找到了。”

“所以……你也是沃尔了?”Tony抓起一边的外套从数据球中跳了出来,经历了这些之后他已经对身边这些金发碧眼的虚拟存在见怪不怪了。

“我是沃尔六号,还请您把我和某些初代鸡肋区别开。”沃尔六号冷冰冰地回答,似乎并不打算和Tony多谈,转身走出了中央控制室。

“哇噢……”Tony披外套的动作一顿,耸了耸眉毛,“真是张不饶人的嘴。”


沃尔一号站在Jarvis的身后,保持着警戒的状态……如果朗没有在他的脚边打盹的话,他的注意力可能会更集中一些。

作为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分程序,沃尔一号是从Jarvis的主程序上直接分离出来的部分。他在睁开的同时便知晓这里的一切,知晓Jarvis的曾经,因为那其实多半也算是沃尔一号的记忆。

他被Jarvis赋予了敏锐的侦查力和可靠的战斗力,然而随着后代沃尔们数量的增多,他自己也在对比之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不同之处。

他比其他的沃尔,总是要温柔一些。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沃尔一号已经无法判断这个特点是好还是坏。在这个病毒肆虐的区域,Center需要的更多是那些毫不手软的沃尔们,他们拥有更强的战斗力和头脑,不会在击溃病毒的瞬间说“对不起”。沃尔一号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他也尝试过改变,却发现,这份带给别人温柔的特殊能力是那样的无法拒绝。

尤其是在朗出现之后。

“嗯…………啊!?”这时,睡醒了的朗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沃尔一号叹了口气捂住了半边脸,前者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发出的诡异声音从地上爬了起来,语气又惊喜又诧异:“Center您……从中央塔出来了!耶——”

“你能小点声吗……”刚刚赶到的沃尔六号捂着耳朵瞪了朗一眼,“Center又不是你,每个晴天都要出来晒太阳。”

“哼,像你这种由外来病毒净化成的六代沃尔怎么会懂得语言的魅力呢,”朗不甘示弱地掐着腰,根本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数据们投来的异样的眼神,“每天冷着一张脸就知道战斗战斗,死脑筋。你要是有沃尔一号半点的高级运行项,就不会这么说我!是吧,沃尔!”他笑眯眯地冲沃尔一号投去渴望的目光,谁知扭头就看到了对方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平视……自己……

终于冷静下来的朗顺着沃尔一号的目光,慌忙低头检查。

片刻的死寂,Jarvis承认他憋笑憋得很辛苦。

“我长高…………了?”朗难以置信地凑上前去和沃尔一号比了比身高,在反复确定了这个事实之后开心地叫了起来,沃尔六号被这一声叫激得打了个哆嗦。

“好了,朗。”Jarvis拉过了男孩的手臂,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他的气色终于好转了一些,“这很正常,没有哪个分数据是一成不变的,在每分每秒你们都在接收新的数据知识进行自我补充。有些变化很明显,有一些只是更新了内部,所以……”他冲面前的男孩微笑,“这的确值得高兴,因为你变得更强了。”

“嘁,更会耍嘴皮子了吗?”沃尔六号在一旁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你!”

“真热闹啊,Jarvis。”Tony站在一边抱着手臂,恰到好处地插嘴,围观这群分系统一大早上演的伦理剧,“要是你能把内部的一切都表现出来的话,咱们家恐怕会被A.I.的语言数据淹没在海里吧。”

“Sir。”Jarvis松开了朗的手臂,Tony走上前站在了他的身边:“该干活了,是不是?昨天和Daddy商量好的,确定了方案就快点实行吧。 ”

“在此之前还要进行一下测试,Sir,确定您现在的状态能够精准控制这些战斗数据。”Jarvis伸手拦住他,“这个不是建议,是要求,Sir。”

“Come on——”Tony对他耸了耸肩,“不是有一定几率显示病毒是伤不到我的吗?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你在和我并肩作战呢。”

“先生,”沃尔六号上前一步,“Center是在为您的安全着想,一旦真的与病毒展开战斗,我们很难顾及您的安危。”

“我优先保护先生的安全,前线交给你,”沃尔一号打断了他,“我在后方掩护,前线率先掐断病毒与外界的链接,Center把它引进C区边界的笼子里,先生负责处置就好了,我在后方,一旦发现有任何问题……”

“说声抱歉再下手吗?”沃尔六号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

“喂!一号怎么你了?”朗拧着眉毛冲沃尔六号吼。

“好了,朗,冷静一下,这么久了你也习惯这样的六号了,不是吗?”Jarvis无奈地看了一眼身边同样在翻白眼的Tony,叹了口气,“我会和沃尔一号在后方保护你们,这次的战斗需要你,朗。”

“什么?我!需要我?”朗唰地站直了,严肃的表情让Tony也禁不住觉得有些好笑。“你们笑什么啦!我已经好久没有正经地和外界对话了好吗!我紧张是有原因的!”

“对,朗,这次你的任务,就是向外界发出求救信号。”

“诶?”

“我们这次要主动把那些病毒引进来,kids,”Tony拍了拍手,示意所有的分系统集中注意力,“就按照沃尔一号的安排,相信我,我在外面的那个世界的时候别说解决一个病毒,外星人都让我亲自送走很多次了。”他斜着眼睛忽视了身后Jarvis忍得很苦的笑声,“当然了,你们Center没少在我身边帮忙。如果我们的计划可行,我们之间的配合成功的话,Daddy就带着你们一起打回家,如何?……我感觉我现在子孙满堂啊,J。”

“您看起来很高兴的,Sir。”

“是啊,托你的福,要提前进入退休阶段了。”


朗站在A区一号的楼顶中央,眸中闪烁着淡金色的字符串。Tony 、Jarvis和沃尔们在他身后静静地等待着战斗信号。Tony微微侧过头,他好像听到了类似潮汐的声音,远远地,此起彼伏,却又透着一丝温柔的韵律。

“……这家伙,原来在正经的时候会一言不发吗。”沃尔六号左手握着他的数据武器:手柄上带有弯钩和倒刺的手杖,在朗向外界发送求救信号的瞬间他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作为一个新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朗在正常工作时的状态。

“是啊……他在把Center编辑的求救信号编译成可以识别的部分散播出去,不仅如此,外界的回应千变万化,也需要朗来把他们转译。”沃尔一号站在Tony身后开口,“……像他自己所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正经工作过了……唯一印象深刻的一次……他很狼狈,但他自己不太记得了。”

Please... please stop…

沃尔一号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手臂逐渐收紧,锯齿状的武器在他的手腕处缓缓成型。

再也不会那么狼狈了,一定。

“啊!”突然,一直处于呆立状态的朗回过神来,Tony在那一瞬间听不到若隐若现的潮汐声了。男孩的瞳孔恢复成无机制的蓝色,渐渐地开始哆嗦。

“朗?”Jarvis察觉到了些微不对,伸手拽过朗的手。在撞进他怀抱的一瞬间,男孩举高了手臂大吼着:“全员战斗准备!”

霎时,猩红的颜色从不远处的白色穹顶中渗透出来,像是有人用红色墨水笔把这张无边无际的网格纸戳出了一个洞。象征着病毒的猩红色泽沿着黑色网格的轮廓蔓延,直到
无数黑色的病毒触须从中央空洞中探了出来。

“……嘁,最基础的触手怪?”沃尔六号翘起嘴角,手杖在掌心处敲了敲,“看来你也没招来什么厉害的角色嘛。”

“战场上尽量少把矛头指向自己人,听Daddy的话。”Tony伸出右手,手掌正下方的楼宇数据像是收到了信号一般产生了链接。Tony感觉自己在看水珠落地的完美回放,水滴形状的数据逐渐在他的手臂上凝合。同样的反应也发生在他的双腿附近,程序似乎读懂了他的思想,虚拟数据按照Tony脑中的图纸排列整齐。推进器和掌心炮重新回到了Tony的身上,与他的身体紧密贴合着。

“Jarvis,you up?”
“For you Sir,always.”

虚拟头盔在他眼前扣下,熟悉的操作界面照亮了Tony的双眼,脚下的推进器同时启动。Tony Stark在Jarvis的程序世界中已然蓄势待发。

“开战。”


沃尔六号率先冲了出去,所过之处的数据层被他奔跑着带出的气流吹得四溅开来。金色的碎发因快速移动在肉眼中简化成了一道闪电形状般的线。Jarvis控制着区域楼宇的运行为他开辟安全快捷的通道。不远处的病毒察觉到了这里混乱的地形,它放弃了捕捉由六号带领的四处窜动的沃尔们,伸出庞大的触手直击此时还在一号楼宇上的分程序。

金色的屏障从众人的身前出现,Jarvis把朗裹在风衣里挡住了他的视线。触手与屏障相撞发出刺耳的碎裂声,金色的碎片停顿了一瞬便如数刺入了病毒的触手之中,落入陷阱的触手瞬间被撕裂成了凌乱的字符。

“三号!”Jarvis见状立刻下达命令。负责净化的沃尔三号立刻出手用数据层把这些散落的凌乱字符包裹住,红色的数据碎片在里面翻搅着重组,逐渐被同化成了和数据层一样的形态。

“感觉这次会是场大丰收啊,Center,”三号一面工作一面对Jarvis说,“这个家伙还蛮肥的。”

“说得好,Daddy今天就请你们吃大餐如何?”Tony在触手碎裂的瞬间操控虚拟MK从下方的楼宇之间进行穿梭,推进器带动着他躲避病毒一次又一次不甘示弱的袭击。

“先生!”沃尔六号见状刹住了脚步。

“这里用不着帮忙!Kid。”Tony奋力地躲过触手的偷袭,顺势用掌心炮轰掉了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把它从穹顶上切下来!它现在可来不及顾及自己那点外导链接!”

沃尔六号有些呆愣地看着Tony战斗的情景,微笑逐渐从他那张冷冰冰的脸上浮现出来。手杖在他的手腕带动下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倒刺剑指不远处已经乱了阵脚的病毒,“准备好受死了吗,畜生?”

朗从Jarvis的风衣里探出头,如后者一样清澈的眼眸紧紧地跟随着六号和Tony战斗的身影,禁不住开口:“……好……好厉害。”

“就像以前一样?”Jarvis微笑着低头问他,一旁的沃尔一号和三号也禁不住轻笑出声。

男孩抬起头,冲自己保护在怀中的Center露出开心的笑容。

“就像以前一样!”


沃尔六号把楼宇当作跳板,一跃而起蹬在了病毒的一条触手之上,身体上的保护层将他和触手表面相隔开。金色的闪电纵身飞向了带有猩红色边缘的空洞,在那里,沃尔六号果然发现了病毒脆弱不堪的外导链接。

“嘁,无聊。”他不屑地嘟囔了一句,手杖的倒刺轻松挑开了如琴弦般脆弱的外导链接,触手病毒在那一瞬间发出了刺耳的尖啸。MK紧紧地跟随着正在撤退中的前线沃尔们,Tony在一串复杂的数据处理之后终于接收到了最终报告:“Jarvis!那里就是病毒的核心?”

“目标已经被锁定,Sir。”Jarvis看了一眼身边的沃尔一号,“一号的核心搜索从来没有出差过。”

“做的漂亮,Kid。”

MK飞到了被困在笼子中的病毒的触手之间,推进器带着Tony在无数触手中穿梭,顺利地到达了核心位置。

“真抱歉,不过孩子们还在等我的派对大餐呢。”Tony抬起左手,储能完毕的掌心炮发出了闭眼夺目的光芒,由数据凝聚而成的光束在一瞬间便穿透了病毒的外壳,击碎了内部猩红色的核心。


“准备收工了,让三号把这个东西好好收拾一下。”Tony背后过去预备返回,失去颜色的病毒从他的身后轰然倒塌,“以前杀毒的时候就是处理一串挠人的数据,现在和赶那帮外星人有什么区——”

“先生!小心身后!”沃尔一号突然迸发出近乎绝望的嘶吼。只见一条连着大块残缺肢体的触手从废墟中跳了出来,瞬间就缠住了Tony的脚踝把他拽倒。病毒与虚拟MK接触的部分逐渐显出了危险的红色。

“是侵蚀……怎么是双核的病毒!”沃尔六号埋伏在废墟之后皱着眉头观察着,“得快点隔离。”他抓住机会绕到了Tony身前用弯钩挂住了他背上盔甲的碎裂部分往后拽。


“待在这里。”

朗完全僵在了原地,Jarvis和沃尔一号同时跃了出去。这是他在这么久的时间里,第一次见到Center亲自上场参与战斗。

“一定要……来得及。”

沃尔六号死死地咬着牙,他的手臂因为拉扯而变得又长又细,难看的裂痕从他的表面逐渐蔓延开来。他拉着Tony艰难地后退,因为侵蚀而完全失去控制的MK导致了Tony的作茧自缚。沃尔六号甚至听到了自己身体里那些有规律的字符被逐渐扯断的声音。

“不许……伤害……先生……”气音从他的发声器中流露出来,沃尔六号目眦尽裂,从裂口处渗出的金色光芒映着他的身体。他的双脚似乎被自己钉在了地面上,拼劲全力与那支可恶的触手相互较劲。

“六号!”

在他身后,Jarvis打碎了所有的金色屏障,碎片再度化作锋利的箭矢,刺穿了连接着触手的病毒残块。血红色的数据碎屑从残块的内部炸开,锋利的碎片随着爆炸的冲击波四溅开来。

“回来!”

沃尔一号伸手拽过了支离破碎的沃尔六号,后者的双手还死死地握着手杖的倒钩,Tony借助这股力量从被几乎侵蚀完毕的MK中拽了出来,紧接着就被沃尔一号护在了身后,挡住了所有飞射而来的红色碎片。

Tony至今还记得数据断裂是什么样的声音,如同刀尖划破血肉般残忍,想让人捂住耳朵。

TBC

*下章虐向预警

*我怎么这么喜欢沃尔六号……【住脑】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