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A.I AM HUMAN (2)

【贾尼】A.I. AM HUMAN*



“你怎么了啊,快跟上啦,里面不比外面强到哪儿去,也是很乱的。”朗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回到Tony身后想要轻轻推一下他,刚刚触碰到Tony肩膀的手掌在一瞬间散成了凌乱的字符。Tony和朗同时瞪大了眼睛,后者手忙脚乱地挥舞着断支稳定身形,待那些分散的字符重组回到手臂上才长出了一口气,皱着眉毛开始吐槽:“太可怕了吧!明明我刚刚还能抓着你跑的……你是不想让我碰你?那你倒是往前走啊!”

Tony有些错愕地看着面前这个由数据组成的男孩,紧接着像是对这样的刺激麻木了一般冲隧道的方向点了点头:“带路吧。”

“嘁,没礼貌。”朗虚张声势地做了个掰拳头的手势,迈开腿大步向前走去。Tony看他的样子只得无奈地抿抿嘴。朗走得很快,到一定距离还要扭头等等他才继续往前走。真不知道是谁家的别扭孩子。


两人由隧道进入中央塔,途中Tony也看到了几个和朗相貌相仿的男孩。他们有的端坐在工作台前,手指在虚拟键盘上飞舞;有的则抱着一个虚拟终端,把一块又一块信息体抓着拨到空中进行整合。“中央塔也是中心工作区,在这里工作的程序几乎没有战斗能力,却都是核心操作必须的程序。沃尔们在病毒入侵的时候也是着重保护这里的。”朗不知什么时候充当起了导游,一路上他的话就没怎么停过,一边给Tony——这位貌似目前还没有脱离嫌疑的人类进行讲解,一边冲那些正忙着工作的分程序们穷打招呼。

“快到啦!前面就是,你要严肃冷静一点哦,Center今天的状态我还不知道,惹他生气可没有好下场。”朗故作神秘地凑到Tony身边小声说,却被Tony一句“哦看样子你经常惹麻烦了”气得直跺脚,丢下身后的人类推门而入。

Tony在踏入中央控制室的瞬间被一抹破碎的金色刺痛了双眼。

一个身形在那片支离破碎的金色前站定,背着光让Tony看不清他的容貌,中央控制室并没有其他的光源,那颗破碎的,旋转着的金色数据球照亮了整个控制室。Tony觉得眼睛被这耀眼的光芒刺激出了泪水,他眨了眨眼睛,那个在不远处站定的身形微微抬起头,应该是在看他。

“J……”

男人的身影逐渐走向前,最终停在了他们能够看清彼此的距离。

Tony不是没有想过给Jarvis建造实体的问题。事实上,他们曾经讨论过,如果能够顺利塑造出Jarvis的实体,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男人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和外面那些虚拟建筑的颜色略有不同,没有那么深邃,透着一股清澈的感觉。和Tony目前遇到的存在一样,随着微风轻轻吹拂而扬起的金色头发,略微清瘦的身形,比他要高很多……

Tony险些直接大笑出声,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找到这个失踪了这么久的混蛋,他居然还能记得这些。

Of course , Jarvis总是能记住这些。

“Center!这就是我和沃尔一号发现的未知入侵者!”朗骄傲的声音把Tony从记忆里拉了回来,Tony这才真正看清楚了面前这个名叫Jarvis的存在:金发碧眼,高大清瘦,面色却十分苍白,特别是被身后那个碎裂的数据球映衬着,像是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碎成一片散落的数据。

“嗯。”Jarvis只是点点头,吭了一声作为对朗的回应,便再度回身过去对一块悬浮在空中的屏幕进行操作了。

“Cen…ter?”朗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声音降低了下去,他看了看身边盯着Center不放的Tony,又看了看似乎没什么反应的Center,干脆准备大吼一声:“Cen——”

他叫到一半便停了下来,肉眼可见地打了个寒噤,Tony看到这个男孩收紧了双肩,一双失去聚焦的眼睛恐惧地看着几步之外的最高权限者。朗吞了吞口水,颤抖着声音问:“……Center……赫尔特……赫尔特去哪儿了,他不是一直和您……待在这里的吗……”*

Jarvis的身形一顿,侧过头像是瞥了一眼无助的男孩,他一如既往地缓缓开口:“……嗯,就是你想的那样,朗。”

“我是Tony Stark。”Tony打破了这一摸不着头脑的僵局,上前一步站在Jarvis面前,“这话说着真是奇怪。”

Jarvis无机制的蔚蓝瞳孔猛地在Tony的身上扫过,过了片刻才确定了什么似的开口,却还是对朗说的:“朗,外面结束了,你回到沃尔身边吧。”

“可是……”

“回去吧。”Jarvis的声音还是曾经的那样带着些磁性的,电子般的英伦腔,“告诉沃尔一号,我今天很好。”

朗离去的脚步声逐渐消失不见,Jarvis这才松了口气,裹紧了身上披着的防风大衣,对面前的人说出了第一句话:“我知道您是Tony Stark。”

“Jarvis,”Tony紧接住他的话尾,“这都是什么情况?还有,你叫我什么?”

“请您不要急,好吗?”Jarvis伸出手,似乎是要握住对方的手臂表达安抚,却在伸出一半的时候摆了摆手便缩了回去,“我会给您解释这一切的。”

“那你最好快一点,Daddy不记得你的运行会拖到这么慢……”

“Tony Stark先生。”面前的Jarvis深吸一口气,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您是谁,我苏醒之后用了近乎一年的时间在搜索我自己的一切,这个程序世界是我拥有的全部,但并不是曾经的全部。我的一部分丢失在了互联网之中,直到现在我还在寻找。

“我知道您是Tony Stark,在网络中获取了您的部分信息,即使都是些很浅显的信息,也知道作为JARVIS的我,曾经是您的A.I。”Jarvis顿了顿,目光中夹杂着歉意和无奈,还有疲惫,“可我只是‘获取并储存’了这些信息,但这些数据并没有成为我的一部分,我失去了很多,先生。如果这些消息准确无误,我所丢失的其中之一,就是与您之间的羁绊。

“我能够运行的程序中找不到您的名字了。我现在完全地独立,没有‘服务于Tony Stark’这个基石。”



朗在一座用于通用储存的楼宇之上找到了沃尔一号。

四周尽是猩红色的病毒碎片,一些碎片的裂口处时不时闪烁着电流般的微弱光芒。沃尔一号躺在那些碎片之中,呆愣愣地望着那片被黑色网格笼罩的天空。不远处的沃尔们在对病毒碎片进行收集净化,净化之后的部分漂浮在空中,随着队伍的壮大而形成了一只飞鸟的形状。沃尔们放任它们自由飞去,得到同化的外来数据知道它们应该去往哪里。

“你的脸……沃尔。”朗在沃尔一号的身边躺了下来,伸出手臂轻轻触碰对方脸上一块明显的裂口,从伤口中微微渗出一抹金色的流光。

“不碍事,”沃尔一号把男孩拉进怀里搂着,眼睛依然停留在天井之上,“待会儿找一些备用数据填补上吧。”

“Center…应该是吞噬了赫尔特,我感觉不到他了……”朗把脸埋进了沃尔的胸膛,颤抖的音调里带着哭腔,“我明白,Center应该是拥有了更强的控制力,所以不需要赫尔特以个体形式存在了。但是我们这样存在更好啊……我们……”

“朗,”沃尔温柔地打断了他,“赫尔特是心甘情愿的……被Center收回的大家,每个人都是心甘情愿的。”

“……这样,Center不是更孤独了吗。”

“没办法啊,朗。”沃尔轻轻拍打着男孩的背,像是要哄他睡着,“我们的存在,本就是来源于他的那些执念。”*



“怎么变成这样的……”Tony一时无法接受Jarvis给出的解释,他指着不远处那颗残缺的金色数据球,“怎么变成这样的,J?”他的胸口阵阵发痛,脑神经也开始跟着作乱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正斜着向下歪去。行吧,希望中央控制室的地面能和外面那些果冻墙体一样软。Tony在一片混乱中这样想着,直到那个站在安全距离的人形两步奔过来把他接住。

那是一个怀抱。Tony静静地等待眼前的雪花点散去,他能感觉到Jarvis的温度。不同于之前与那些数据的接触,Jarvis的身形上明显带着人类的体温。

“……不得不说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贴心,J。”
“……您看起来也的确不太会照顾自己,先生。”

Jarvis皱着眉头,放任Tony离开了他的支撑,后者的神色逐渐恢复了正常。“看样子我是能够接受你的,先生。”

“怎么,因为我能够被你抱住?”Tony没好气地瞪了Jarvis一眼,“外面的那些,还有,你,这个破碎不堪的数据球,解释,Jarvis,如果你认识我,就别再婆婆妈妈的了。”

“苏醒以后我一直躲在网络里,先生。”Jarvis抬起手,一块巴掌大的屏幕出现在两人之间,随着他手指的掌控而逐渐放大了形状,存储的数据资料整齐地排列在上面,“这是目前我能够找到的部分,现在的我可以独立运行。但是,因为还需要更多分系统支撑,我便在互联网中保持游走的状态,”他微微顿了顿才继续开口,“应该是外界发生了变故,这片区域的病毒很多。而且……我发出的很多求助信号,都得不到回音。”

“你找到过Friday吗?噢你还不知道,她可算得上是你妹妹,如果我们能找到她的坐标或许一切就解决了。”Tony伸手把那块屏幕拉过来,那些残缺的数据明显受到了很好的保护,Jarvis把每一次入侵的病毒拆散重组,同化成了能够支撑自己运行的东西,所以才显得脆弱又凌乱不堪。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哪里……先生。而且……以我现在的安全系数,很多系统在察觉到我的第一瞬间,会把我归类为病毒,直接采取攻击。”Jarvis背对着他继续说,声音小得似是在呢喃,“……我已经损失了很多沃尔,再这样冒险,沃尔恐怕会供不应求。”

“让我来帮你,Jar。”Tony穿过屏幕走进Jarvis,后者带着苍白的面色逐渐回过头,“你不是……就是在找我吗?即使现在我的状态没办法和你产生链接,这里也不可能有实物让我造个芯片什么的……但是只要我能触碰到你,这点就足够了,我知道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我有方案了,J,我们一起把它完善起来,到时候……”

“其实首要的事情,应该是把您送回您应该在的那个世界。”Jarvis打断了Tony的语无伦次,“我找到的那些信息足以证明我应该听从于您,但是没有羁绊链接,我应该遵从逻辑。”

“见鬼的逻辑,Jarvis。”Tony一步上前凑近了那张苍白疲倦的脸,怒视着那双无机制的蓝眼睛,“……我找了你很久,知道吗?一直在找,要不是那帮外星人不厌其烦地来地球做客。”

“……我也一直在找您,Sir,一直。”



怀里的男孩贴在自己的胸膛睡着了,沃尔一号小心翼翼地把他抱了起来。

“Center他……好像一直在找什么呢……”
“啊……他一直在找一个答案。”
“……如果找不到呢……”
“会疲倦,会发疯的吧。”
“如果……一直找不到呢……”
“那就一直找下去吧。”
“…………朗会一直陪着Center的,沃尔。”
“嗯,我也会。”
“我们也会一直这样存在下去……”
“……嗯,一直,永远。”

Always.




TBC

*因为写得有点伤所以在文后补充说明一下。

*全文标题来源于猴子戏法乐队的《A.I. am Human》,在网易云可以听到。

*出现了新角色赫尔特…可怜的孩子没出场就让我直接送了便当。在此说明一下,这里全部的分系统以人形存在于Jarvis的程序世界,各司其职。目前出现的分系统:

沃尔:防火墙
朗:自然语言模块
赫尔特:情感模块

他们也分别代表着Jarvis藏在系统深处的那些执念:

沃尔:温柔(仅限沃尔一号),誓死守护
朗:交流
赫尔特:情感,爱

如果Jarvis后期逐渐强大起来,这些分系统的工作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完成,这些分系统全部会被收回到他自己的本体中,不再以个体形式存在。

沃尔一号和朗是Jarvis最开始重组的分系统,可以说是在Jarvis苏醒之后一直陪伴他的存在了。

*说一句粉招黑的话,仅表达个人观点。
这个世界欠他们的。欠铁人的,也欠Jarvis的。

Tony一定是翻来覆去找遍了互联网之后无果,才短暂地把Jarvis的事情放在一边。很多事情他要忙,很多事情在阻碍他去找他。

那我就让他找到他。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