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A.I AM HUMAN

#不一定有后续
#脑洞都是梦出来的系列





有些不对。

Tony醒来时清晰地感觉自己靠在一堵软绵绵的墙上,像记忆金属那样,勾勒出他疲惫的蜷缩着的身形,莹蓝色的墙面微微凹陷下去,表面似乎还有什么似水一般的液体流过,他痛苦地眨了眨干涩地眼皮,奋力撑起泛着丝丝钝痛的身体凑近了观察。

是0和1。

这下他看清了,也彻底醒了,那由数字组成的螣蛇一般的东西在墙体里面穿梭着,像是察觉到了Tony的注视一般停滞了一瞬,紧接着首部向下在那上面钻出了一个洞,激起周围水波荡漾,却又在下一秒消失不见。Tony将掌心附着在那片多变的墙体上,掌印被清晰地留在了上面,过了一会儿才被吸收进去。


“这是哪儿?”

他仰起头来环视四周,无奈周围都是些高耸的墙壁,这些建筑都太过高大,以至于连穹顶都所望不及。映在他的瞳孔中的到处都是莹蓝的色泽,偶尔在那其中会有闪烁的字符串滑过,有些甚至映出飞禽走兽般的形态。Tony觉得它们像是屏幕中展现的画面,却又如同浮雕一般凸显着,又像是被困在其中真实存在。


“都是数据。”
他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东西他再熟悉不过了,他曾经编写了那么多程序,复杂度绝不会比刚刚他“偶遇”的那串字符差,甚至可以远远比它简洁。可他却不记得程序会把自己展现成这样活生生的形态。

“血边”不在身上,这让他感到奇怪,如果没记错的话他身上穿的是之前的运动服,反应堆也不在身上,是丢了还是被人拿去了?Tony贴着墙面,试着这个未知的空间深处走去,“该死的,我得站高一点。”他来到一个类似十字路口的位置,四个对角全部是正统的方形墙壁,这里的建筑都长成一个样子吗?倒像是成批制作的同形状积木,让小孩子整齐地码好罢了。Tony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急躁,急躁到垫着脚试图想要看到什么,这里的建筑连个供人攀爬的区域都他妈的没有!?还是说他来到了大人国之类的扯淡的地方,老天保佑这些可别是巨人用餐的餐桌。

附近的墙壁上又有鸟类形状的字符组飞翔而过,翅膀带动着周围零散的01字符随之飞舞,有一些从墙壁中溅洒出来,纷纷扬扬飘落在Tony的身上。Tony不认为这个由数据组成的世界是应该有声音的,但是他确切地听到了翅膀扇动拍打空气的声音,海浪的声音,还有他最熟悉的,数据处理发出的有节奏的指示音。Tony翻了个白眼,他觉得自己的脑容量有些不够用,不过是暂时的,等他搞清楚了这儿是哪儿,一定要在逃出去之后回来再参观参观。只是他现在可没这个心情,他最后的记忆是……消失在他怀里的Peter。


该死。
他猛地把自己甩在了墙上,砸出一个人形的凹陷,靠着它深深地呼吸。短促又急躁的呼吸动作并没有缓解他眼前逐渐腾气的一片黑色,等他重新再有些意识的时候,Tony摸到了类似椅子扶手的东西,他低下头,莹蓝色的墙壁从那处被他砸出的凹陷部分进行了形状重组一般的动作,形成了一把嵌在墙壁中的椅子供他来休息。

“……这他妈……”Tony下意识地爆了句粗口,“这他妈摸得着可还行?”


让他三观尽失的是,在他骂出来的瞬间从他屁股下面凭空消失的依靠,还有那条从他头顶落下来的……数据吊绳。

伙计,我无缘无故来到这个鬼地方我也憋屈,OK?Tony一边憋着一口闷气看着墙面的凹陷,一边伸手把那串数据绳缠绕在自己的手臂上。

紧接着吊绳启动,直接把他甩到了一座建筑的楼顶。Tony连看都来不及,只感受到耳边狂风大作以及被甩到高处的胸腔中的恐惧。下一个瞬间他就砸在了地上,确切地说,是楼顶,他躺在这里,终于看到了莹蓝色之外其他的蓝色。

穹顶。
是白色的,刺眼的惨白,被黑色的网格般的花纹笼罩。

“What the hell...”
Tony吃力地爬了起来,站在高处让他的视野可算是开阔了一些,但是……

楼宇由近及远整齐排列着,轰隆隆的声音是它们相对移动时发出的摩擦声。所有的建筑并不是完全相同,在整齐的楼宇中央耸立着带走尖端的高塔。一切都是半透明的,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在发生变化,倒塌的建筑被风吹散,散落的字符缓慢汇聚拧成了一股,最终被回收到另一个成型的楼宇模具里。

Tony半眯着眼,注视着陌生又熟悉的一切:“没有出口……这个世界没有出口……也对,该死的,如果和外界没有必要链接传输数据信息的话……要哪门子的出口……”

“你是谁?”身后传来质问的声音,Tony下意识地警觉了起来,他慢动作回过身,出现在他身后的是两个少年,他们彼此长得很像,一高一矮,小个子的穿着像是办公室里刚入职的一板一眼打领带的学生,高个子的穿着贴身的战斗服,左手腕微微内扣着,可以看得出贴在他手臂上的应该是把长形武器。

“沃尔,他是病毒吗?”

“暂时没有察觉到入侵预兆,对方没有外导链接传递信息……朗,待在我身后。”

“喂,他看起来手无寸铁的,哪像是那种看到我就会扑过来的病毒嘛。”男孩抱着手臂气鼓鼓地反驳,“而且你看他,虽然长得和咱们不是很像,但起码是规则的人形啊……”朗从沃尔身后探出头,做出了一个判断,“就是身材不太好。”

Tony不记得这是他到现在翻的第几个白眼了,“好了,我说,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哪儿?你们又是什么?那些在墙里面钻来钻去的数据的同类?这儿有没有出口什么的?我不是这里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这儿的,现在我想离开。”

“误打误撞是不可能进来的,除非是沃尔们的失职,”拿着武器的青年一甩手,原本附在他手臂上的数据寒冰一般凝聚成型,上面不规则排列的锯齿闪烁着点点寒光,“在没有确定您的身份之前,这些问题恕我不能回答。”

“沃尔……”Tony盯紧对方手里的冷兵器,“你是防火墙?”

青年无机制的蓝瞳孔骤然紧缩,显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果然还是知道些什么的吗……”

“Wait...wait !”Tony 举起双手做出了制止的手势,“好吧,我是说,我经常接触这些……应该说,经常和你们打交道,我会编程,但如你所见,我是不该存在在这里的,我有其他重要的事在外面,所以你只要放我出去,明白吗?我不想和你们这群陌生的数据有什么瓜葛,虽然你们看起来活蹦乱跳地像人类。”

“外面……难道你是人类吗?人类怎么可能进来?”原本有些松懈的朗此时也再次躲在了沃尔身后。

我也想知道啊!该死的…… Tony焦躁地揉了揉脸,不知道该以一种什么态度和心情面对这听不明白话的哥俩,“你们……”

他想问这里有没有什么管事儿的,或者,比这俩数据更懂事一点的存在也行,但在他开口的瞬间,远方穹顶上一抹诡异的红色打断了他的思维。

同样觉察到异样的还有对面蓄势待发的沃尔,他一时纠结于这个人类而搞错了重点,那种带有敌意的预兆信息并不来源于这个陌生的存在,而是……

“病毒。”

突如其来的警报声音震得Tony耳膜发痛,四周是杂乱的数据传导提示音和混乱的脚步声,他缓和了一下才觉察到附近的变化,脚底的建筑正在规则地移动,相互拼接,每个建筑上面都站着几个持有武器的人形存在,如果他没猜错,应该全部是沃尔,程序内部的防火墙。

“这么大排场可真够拉风的……有没有其他正常一点的武器?我可以……靠!”

一个人形冲自己飞来,Tony被撞得一个趔趄差点从楼顶掉下去,等站稳了才看清了自己怀里探头探脑的,被称为朗的男孩。

“喂,沃尔!”朗显然也没搞明白情况,他是被沃尔毫无预兆地拎起来丢出去的。

“带他去找Center!”沃尔说完便抬腿冲了过去,纵身一跃弹跳到了十几米开外的尖端建筑上面。

“每次都冲那么前……到底是为了保护我还是为了战斗啊……”男孩带着怨气不满地嘟囔,待他抬头看到正在发愣的人类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抓住Tony的胳膊就向反方向跑,“看什么看啦!没有战斗能力的都和我去安全区!”

“嘿我有战斗力!”Tony心想你给我把枪就行,别是那个沃尔胳膊上那种见都没见过的东西。

“你拿不到武器的!以后再解释!”朗却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死死地拽着Tony继续狂奔。

Tony觉得自己完全是在被朗拉着,漫无目的地往前跑,一架接着一架链接桥从他和琅的脚下出现,构成最为短暂便捷的通路,路的尽头是一座高塔,塔尖上闪烁着金色光芒,在惨白的穹顶之下显得微乎其微。

“这里……这里就应该没有事了,我累死了不跑了。”男孩甩开了Tony的手,半蹲在一旁呼哧呼哧地喘气,“你不是人类吗?怎么摸起来和沃尔差不多,硬邦邦的还没有温度。”

Tony看了朗一眼,下意识地扭了扭他刚刚一直被抓着的左手手腕,上面并没有任何的温度残留,即使在朗抓着这么久的时间里,他能够感受到的仅仅是皮肤表面的被接触感,至于是什么接触,有没有温度,这些他都莫名地没有概念一般。

“这里是中央区域吗?”Tony开口问。

“嗯,没错,这里是中央处理器的主要工作区,他日常都是在这里的,如果你明白这些的话,这里就是程序的核心部分,当然你看不到核心的啦,那东西被Center保护得死死的。”朗拍了拍衣服上沾到的数据灰尘,继续说道,“刚刚你说你也有战斗力,这点是真是假我无从判断,不过你是拿不到武器的。”

“……什么意思?”

“武器是长在沃尔们的身上的,他们天生就有与病毒战斗的能力,而像我这样的运行模块,如果没有被赋予自主保护层,是不会有武器配备的,而且……”朗伸出手,做了个握紧拳头的动作,“就算武器在我的面前,我也拿不起来,我没有那样的运行项。更别说你这种没有Center授权的外来入侵者了,你没有被Center直接下令抹杀还真是奇迹。”

“Center,你们的头领吗?”

“他叫Jarvis啦贾维斯,不过我们没人这么叫他,毕竟用你的话说他是我们的头领啊。程序世界里阶级制度可是很严格的呦。”男孩满脸骄傲地摆了摆手,示意Tony跟着他,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难以置信的表情以及僵硬到肉眼可见地发抖的身体。

“他叫,贾维斯?”



TBC
*一个十分不负责任的TBC

评论(1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