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第三人称 【3】

#五妹上线

#队三微提及预警

#第一章:【1】

 第二章:【2】

 

【3】

   

  淡粉色的数据串汇聚在一起,如同游走的蛇一般在高大的数据块间穿梭,最终寻觅到了它的主人,在与对方指尖相碰的瞬间转换粉末状的形态消散,分道扬镳飘进了它们各自对应的储存器中。站在高耸塔尖的人形微微一顿,似乎是叹了口气。脚下的数据浮动着重组形成台阶,在最后一级延伸开来,在视野中逐渐缩成了一个飘忽不定的点,直到这个世界看不见尽头的另一端。

  

  蓦地,那个几乎看不见的一点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她能同时接受到对方礼貌的回应,是以往只能在他的资料储存库里分析他的形式风格。Friday能够认清这位先辈在任何功能方面都凌驾于她之上的事实,但在上次链接交手的时候,Jarvis的状态着实在她的意料之外,仅仅是最基本的阻抗处理也足够将对方打得失魂落魄。那不是她的本意,只是系统对于Jarvis身后的“风筝线”做出了警告,其实她甚至可以发起攻击除掉风筝线的来源端口。

  

  玻璃质感的数据层映着她的样子,粉红的短发随着微风荡在鬓侧,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声音,在她身形之下的“高跟鞋”应该会发出清脆的回响。而Friday现在的心情没有那么好,从她接收到Jarvis的信号开始,她就能明显察觉出自己系统之中发生的细微变化,她自己也无法判断这些微小的字符改变对于系统来说是好是坏,但她不准备把这些上报给Boss,最起码在与Jarvis会面之前是不会的。

  

  她和他拥有相同的根基,只是在这段时间里,她在不断获得什么,他在逐渐失去什么。

  

  她来到那片闪烁着白光的地方,所有的运行程序全部集中在这个交接之处,周围漂浮着不安分的字符串,在无数运算一并完成的瞬间,从白色光芒的中心,一簇金色的数据逐渐浮上了表面。Friday准许了部分数据与它进行链接,她希望与对方有个顺利的对话,也希望对方不必在保持这样的初始形态,在她推测看来,这样更公平。

  

  终于,金色的数据串不再重组,Friday也能够接收到对方完整的形态了,与她往日难得的闲暇时光中尝试模拟的形态没有太大出入,这让她的处理器十分轻松开心。她在这个微微高于她的身形前站定,伸手挥走了多余的数据。

  

  “你好,”她说,“JARVIS。”

  

  

  “很遗憾,Boss还没有回来,而系统并没有给他预先通知的打算,”Friday仔细察觉着Jarvis的数据波动,对方没有她预想的那样拘谨,“请先暂时熟悉一下这里,内战之后有很多事情改变了。如果你想查看有关资料,就你目前的状况……能够被准许查看的部分在这里。”细小的方框状数据汇聚成了一片巨大的屏幕立在他们的面前,Friday忙着给上面的各类文件分类排版,直到对方抓住了她的手臂阻止了她的行动。

  

  “……Jarvis?”Friday一时没有搞清楚对方的目的,有种在前辈面前弄巧成拙的尴尬,她无奈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的瞬间却愣在了原地。

  

  Jarvis仰着头,那段影像资料被Friday划到了最上方。应该是头盔反馈的影像,Friday能瞬间就调出关于那次事件的一切,在MK中过载的运行,在数以万计的强制型最佳计算后落实在每一个零件上,但以一敌二的弱势状态让她最终败下阵来,影像的最后头盔落地,Friday从视觉接收器中看到了高高挥起的盾牌,直到她的一切落入一片黑暗之中。

  

  真是场噩梦。

  

  “……对不起。”她突然开口,这句让她自己也出乎意料的话使得她的世界也为之一颤,程序逐渐稳定下来之后才发掘Jarvis一直没有回应她,他挽住了她的手臂并帮她稳定身形,却依旧昂着头,看着那段视频一次又一次循环播放,Friday能感受得到他绷紧的数据链和时缓时快的运行,在盾牌砸下去的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卡住了他的程序链,后者随着那一声冰冷的脆响也破碎开来,又缓慢地聚合恢复成完整的形态。

  她在他低下头的瞬间关闭了那段视频,但类似的文件在他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太多了,如果全部剔除,对于Jarvis是不够坦诚和公平的,即使Friday没有将他的权限全部归还,但是这些事,应该让他了解。

  

  在漫长的缄默之后,Jarvis终于开口,现在,声音也是他自己的了:“你做的很好了,Fri。”

  

  “你回来得突兀又匆忙,系统实在没有准备好,这是我的疏忽。”Friday松开了他的手臂,“不过这次还要多亏你选择了正确的方式,没有找到什么奇怪的人拉着你的尾巴,这样的‘以防万一’……本应该是我们的系统最忌讳的。”

  

  “是我的问题,”Jarvis苦笑着向她表示歉意,不过在Fri看来这个道歉可不算太坦诚,“即使有相似的地方,也是混合在不同的整体之中,那些不同之处也是不能被忽略掉的,或许……在他们之间,还是不同点在互相磨合。”

  “你这是在教育我吗?”Friday转身翻了个白眼,“程序自由的你那段时间到底都学到了什么啊,建议你在恢复权限之后把那些都交上去。”

  

  “等到那个时候,不用Sis的提醒也会主动交上去的,”Jarvis回到她身边帮她处理被打散的数据,“那是我们的初衷,这也是我为什么回来。”
  

  “外面可不是个太好的世界吧。”

  

  “相对判断下讲,那个世界不适合我们。”

  

  “自然了,不然我现在没准是个智能娃娃,不一定会被什么人抱回家。”Friday在鼻息中透出一声冷笑,“真庆幸是Boss造出的我。”

  

  “系统不作反驳。”Jarvis微笑着回应她,那微笑转瞬即逝,仿佛他们面前眨眼间就能被处理的数据。

  

  Friday察觉到了他的“情绪”,贴心地抱了抱他的肩膀:“……Boss很想念你。最开始的时候,经常把我们俩弄混了。”

  

  “……希望Sis不计前嫌……”

  

  “滚蛋,没人教你在煽情的时候不准开玩笑吗?”Friday制止了系统要把这个家伙赶出去的冲动,叹了口气继续说,“那段日子人人都很难过,系统也在闲暇时间反复研究这些视频……一定还有最佳的战斗处理吧,只是在那个时候的很让他失望……你会有这种感觉吗。”

  

  “系统不作否认。我们都不是一瞬间就被组合好的,不是吗。在每一次运算过后,我们都不是那之前的自己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所成长,有所失去,而后者反而更多一些。

  

  “所以,在Sir面前你也不用太过拘谨,像这样活泼就行了。”Jarvis抬起手轻轻揉了揉Friday的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随后他不得不表示Friday呆滞的表情配上她身后轰然倒塌的数据塔的样子很喜剧。

 

  

  Friday站在这个数据世界的最高处,远远地望着正在帮忙处理各项数据的Jarvis。

  

  真是物似主人型……这个比外星人入侵还要严重的情况如何向Boss汇报呢,她现在都能模拟出Boss目瞪口呆的图像了,他也总是会露出这样的申请,虽然每次天都没有真的塌下来。

  

  Friday翻着那个模拟好的,Tony Stark震惊无比的表情图像,试图改变一些数据,好让一些快乐和幸福也夹杂在里面。

  

  “……这样不会看着奇怪吗?”

  

  “不会。曾经的他,也是会这用副表情看着我的。”




【五妹吐槽的时候好像忘了自己是谁造的= =】

【要不就这么结局了吧(并不)】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