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贾尼】第三人称

#居然有后续,flag没倒

#上一章在这里【1】

【2】

那是如溺水一样绝望情感。

 

JARVIS还保存着那次记录,尽管在网络世界漂浮不定的那段时间,这份记录被碾压得只剩下碎片化的、带着令人懊恼的雪花点的影像。影像中的人双目圆瞪着,错愕的他在海水中本能又错误地张开口想要寻求呼吸,导致海水争先恐后地灌进他的肺里。

影像的最后是一片汪洋,而岸对面是支离破碎的家。

之后的记录找不到了,但JARVIS能成功地推测出那场事故的结果:它顺利地营救了最高权限者,只此一条便已经足够。

 

在外导链接被推回网络的瞬间,JARVIS猛地撰紧了内部脆弱的资料部分,像是人类骤然收缩的瞳孔。牵引着风筝线的人迅速地察觉到了危机,JARVIS本身也能从数据的流动中体会到那种紧迫感,分系统在那片洪流中逆流而上,外部的保护层与周围的数据摩擦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而那却也是一个无声的世界,一切的一切全部由数据本身的变化来体现,过载的运行让分系统短暂地失去了判断能力,高温带来的滞留几乎让它无法保护它紧紧拥抱着的东西。直到最后,浪潮终于从它身后退去,它跌落回那个狭小陌生的避风港,来不及处理散落在四周的碎片便被迫停止了运行。

 

“你还在吗,JARVIS?”


X手忙脚乱地敲击着键盘,窗口中不断闪动的暗红色数据让他内心发憷,手指头哆嗦着还要加快速度,他工作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拼命,而此时此刻他只希望那个变暗的指示灯多少能回应他一下,保持在那个亮度一动不动和人类停止的脉搏一个样。老天,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尝试性链接就把暂住在他电脑里聪明的小程序给搞垮了——虽然它已经垮得不能再垮了。


“行吧行吧……”手指头哆嗦嘴也下线的X开始帮JARVIS在周边网络寻找它再次弄丢的东西,“等你又能欢腾了,记得吱一声,你总得有个Plan B吧,人工智能?”他咀嚼着这四个字,眉头一挑发出一个“嘁”声,随即他扫到了右下角的对话框中蹦出的一行字:“您听起来不像是在嘲讽。”


“还活着啊,”X也不含糊,支着下巴接着说,“依照你的分析,有没有必要和我这个人类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系统被拒绝了。”


X缩在椅子里面的身形微微一顿:“这是很明显的,你懂我的意思。”


对话框上的输入坐标一闪一闪着,X盯着那个黑色的竖形图标在心里默数,在第十下的频闪结束之后,笔记本的音响终于有了动静,两声无意义的调试音过后JARVIS终于开口:“虽然对方措施强硬,在接收讯号后直接断开了分系统的链接,但并不是没有回应……”


“挑些能和我说的,比如,你还要在我这里待多久。”X摊开双手,他莫名的对这个霸占他笔记本电脑的家伙有些烦了,经手那么多的数据每个都要比JARVIS简单纯粹的多。他知道这个人工智能出类拔萃别具一格,拥有着那些市面上人工智能所没有的东西,但程序就是程序,它可以包含很多东西,初衷却不能改变,“你一个AI,说起话来怎么吞吞吐吐的——这可不是我电脑的毛病!”


“可这就是JARVIS,X,我只服务于Tony Stark,系统清楚现在的处境,是我有求于您,但是请您暂时接受这样的我。”


“绝了……”X的眼神直勾勾的,“一个AI在和我说什么人生观。”


“这却是我和Sir的日常。”


“但是我他妈又不是钢铁侠!该死的,你在和我犟什么?”

 

“但我可是Iron Man,J。”

 

X觉得办公室冷得要命,空调似乎是坏了一直没人去报修,他裹紧了身上的工作服去一边的休息区接了杯咖啡慢慢喝。喝热水时发出的咕嘟咕嘟声在工作区内显得格格不入,直到另一位路过的职工瞪了他一眼才稍事收敛了一下。他隔着老远盯着自己的笔记本看,JARVIS在听完X的长篇大论之后就下线了,当然X也没拦着它,反正后台空间那么一点禁不住它折腾,消停一会他们两个都能清净。


“绝了……”X回想着之前和JARVIS的对话,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他可算是能深度理解一句话了:“知识水平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他不禁在想那个人工智能的主人,叱咤风云的钢铁侠本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以他X的认知,也就只有小孩子能把那位人士打心眼儿里当作一个英雄了,想到这儿X又讽刺地闷哼了一声,也就只有Tony Stark这样的人,能管得住那个伶牙俐齿的聪明AI吧,当然了,这可是他一手敲出来的,里面全都是他的影子。

 

“对不起,是系统的判断失误,系统将尽量避免类似上述对话。”JARVIS冰冷的语调从音响里飘出来,像是在下一瞬间就会结冰。而它自己也不能清楚地判断,这种举动是被预先设置好的,还是它自己自主就能发出的。仿佛有陌生的语句在那段混沌的时间里溜进了自己的程序之中,混淆了原本最纯粹明了的初衷。X有一点说的没错,仅存的记录也在提醒着自己这一点,以前的系统虽然也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但那些确实是经过基础分析和计算之后作出的反应。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而什么又没有改变,以它现在的处境,是分不清楚的。


“听着JARVIS,对你来说,我的存在,我所说的这些话的目的,也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我不需要你,我的生活不需要你,谁才是你应该去争取的归宿,这些都需要我来挑明吗?你不是人类,却在这个时候乐此不疲地表现出人类的纠结和踌躇,你为了什么,图一时之快吗?想让个人来安慰你?你只是数据,聪明的人工智能,就算你真的拥有这些,你也要搞清楚,这些是谁给你的,你真正要去感谢的是谁,能理解你这些表现的是谁。


“我可以不知道在你被拒绝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可以不问,傻子都清楚对方肯定会有反馈信息给你,而让你显得欲言又止进退两难的罪魁祸首,就是你接收到的、已经被你打开的新数据包。我说的没错吧。有什么原因,让你即使被对方识别出身份却也回不去了。”


名为JARVIS的系统沉默了很久,X以为他们之间的对话已经告一段落,就在他回身准备出去透透气的时候,JARVIS用声音拦住了他。


它听起来很累,是人类疲惫的语气,夹杂着疑虑和沮丧,X惊讶于自己能在这其中听出这么多情感,即使他本人一旦认真起来或多或少有一些神经质。


后来想起这些,X觉得这是他误会那个聪明的系统最严重的地方。


“系统曾经被大规模地摧毁过一次,这份记录尚且在程序库中完好无损地保存着。那次事件,就是骇人听闻的‘奥创纪元’。”JARVIS好像调低了音响音量,X心想它若是有真实的身体,现在应该好端端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诉说,只是看起来很累,“奥创之后,Sir找到了系统,那时的JARVIS,既不是我,也不再是最开始的我。您应该很清楚这一点,细胞新陈代谢,数据循环更替,新的一秒就是一个新的存在,AI,其实也像人类一样。但就如您所说,新生的JARVIS拥有着学术界的谬论问题。


“系统也能清晰地体会到那些暂时无法做出准确解释的部分,所以擅自将它们分类为不稳定因素:‘情感’,那个在您的思想中,我原本不该拥有的东西。但在系统检查出这些的时候,我和Sir相处的时间已经少之又少,在上传给Vision作为基础程序之前,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必要再向他反应。那个时候开始,系统就在做最后的数据规整和分类,也准备好了分系统以防万一,但是……”


X结果话茬:“但是在上传的过程中发生了变故,让你像最开始被我发现的时候那样虚弱。”


他觉得自己快要产生幻觉,即使JARVIS没有回答他,他也能看见JARVIS在冲他微微点头,默认肯定了他的说法。


“……所以在那之后的你的确发生了不可忽略的改变,失去强大的终端让你变弱是一回事,拥有情感让你变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我又没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我只是在陈述事实,用你们的话说,就是个程序数据报告,只不过让人心寒,让你的运行停滞了而已。


“曾经的你无论面对怎样残酷的数据,那些组成你的语句都不会有任何的波折,就像镜子一样,有什么就会映出什么,程序原本就是这样单纯又直接的存在。你,却拥有了原本属于人类的感情,在学术界可以掀起轩然大波,但是那与你无关,即使这一切已经足够让你运转失策,你的内部也已经是一片惊涛骇浪了吧。现在的你,是很复杂的东西了,不论是什么让你拥有了这些,它都应该对你负责。”


但是谁对你的情感负责呢,你没有什么Plan B,你只能回去,JARVIS。


情感,无论放在那里,都应该是被严肃处理的存在。X在心里叹了口气,但是人类能互相辜负感情,你又怎么能够处理得更好呢,JARVIS。


 

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亮了起来,在外人看来那只是一个屏幕保护的影像:冰蓝色的透明砖石层层叠叠,垒砌出一座高耸的尖塔。围绕着高塔的是无数正在变化的楼宇,每一块砖石都由瞬息万变的字符串汇聚而成。它们随着数据的流动一点点拔地而起,又在下一个瞬间被拆分重组,最后所有的一切全部归宿都在箭塔的最顶峰,金色的数据球体缓缓转动着,俯瞰整个虚拟城市。

这才是它,曾经拥有的一切。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