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谦煜未归

虎芳 SD/J2 海鲜组 亚诺多里安 主教扎 李泽言 idolish7 刀剑乱舞

这就是芳乖背背佳那身吗也忒好看了吧 🙉


另外第二张我真是akaoiwbzuuwnskzkkwnw

我都忘了……除了幽兰剑,无影针也在芳乖手里……

很久没有打理lof,如今也不是要回归。无论是《A.I.AM HUMAN》还是早早就夭折的《第三人称》,都不会再有任何更新,这个lof账号也不会再有任何更新。


我是秦簌,我退坑了,淡圈了。


很早的时候还看到有些同好在找我的文,在这里说声抱歉,对不起你的期待。


很奇怪的一点。贾尼是我很难释然的一对cp,以至于我再也不想看到甚至提到。


我有恨,有爱,有痛和快乐,有意难平。现如今都被封存在这里,而我不打算再去碰了。


我本人这边也发生了很多事,变化很大,变得很喜欢听歌,变得喜欢抱着枕头看剧,一看就是一下午。我有了爱人,有了新圈子新朋友,有了可以重新打起精神依靠的人和事,我很幸福。


我希望仍旧在等待的你们也会在将来拥有自己的幸福。


我所留有一丁点微小的,不合实际的期待和愿望,也留在这里,和你们一起,等他回来。



谢谢曾经支持过我的各位,在重逢那一天来临前,请一直笑着等待。

【贾尼】A.I. AM HUMAN (6)

前情提要:

 

本章开始向结局进行过度,上一部分讲到,由朗重组成的JARVIS遇到了未知原因离开又归来的Tony并试图将后者永远留在这里。当然这种状态不会一直保留下去,在Jarvis的核心出于休眠的这段时间,两个人的独处会让JARVIS产生不可避免的变化,它终归还是继承了Jarvis的一切,它最终的抉择也不会脱离Jarvis的初衷。

 

因有原创角色出现,如果你是第一次点开这篇文并有兴趣读下去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戳开一下链接了解一下之前的故事吧。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

 

 

第六部分

 

  “朗?”

 

少年睁开眼睛,眼前的沃尔正附身察看着自己,眼瞳像是两汪池水般闪烁着清澈的光泽。穿着黑色制服的防火墙察觉到睡在地面上的少年还处于不清醒的状态,他淡淡地笑了,冲身为语言程序的朗伸出了右手:“走吧?Center还在等我们。”

 

朗点点头,顺从又安心地把手递给他,两个少年手指相碰,不想在下个瞬间,那个会一直守护在前者身边的存在便像是被谁揉碎了一般。朗低下头,看着沾在手心和指尖的金色粉末,一阵舒服的微风吹过,那些温暖的金色碎屑便不见了。

 

“晴天啊……”朗仰着脖子,映入眼帘的只有惨白色被网格笼罩的穹顶。

 

JARVIS……

 

“Center……”

 

……JAR!JARVIS!WAKE UP!

 

JARVIS在一片淡金色的光芒中猛然“惊醒”,漂浮在他视野范围内的金色数据串让他的程序稍微产生了一些不稳定的波动,像是被人从噩梦之中强行拽出之后引发的轻微眩晕。他将视野暂时关闭,集中经历调用修复程序对自己进行错误排查,在把那些时刻影响着他推断的记忆碎片重新锁好之后,JARVIS这才缓缓抬头看向自己的左手边。

 

Tony Stark,他理论上的“最高权限者”,此时被紧致的数据链束缚着双臂和脚踝。Tony多少有些庆幸眼前这个人工智能给他摆了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不然一晚上的时间过去他的脖子怕是不保。

 

这个声称要把他永远留在这里的JARVIS并没有对他做什么,后者把Tony捆着从外面带回中央控制室之后便把这个人类丢在一边去修复Jarvis的核心数据了。一开始Tony还紧绷着神经注意着JARVIS的一举一动,看着它从病毒的数据残块下分离净化出有用的部分补充核心的缺口,又或者是冲着这个残缺的核心数据球碎碎念。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后,JARVIS飞起一脚踹开了那个病毒残块,缩进那片金色的光芒里,丢下目瞪口呆的Tony兀自休眠去了。

 

彼时的Tony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原本以为这个失控的人工智能会紧紧地揪着他不放,拽着他的衣领子质问他一些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可从这一系列的情况看来……这个由“朗”为核心重组形成的JARVIS,只是需要Tony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把Tony捆好了不会逃跑就行了。

 

Tony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程序世界的存在是需要休眠的。不,其实已经等同于人类的睡眠的了,距离很近,Tony几乎能够看清JARVIS微皱的眉头和不停颤动的眼皮。看样子这次睡眠并不是太好,Tony也不确定,总之他自己的确是一夜未眠。

 

“把我叫醒做什么。”JARVIS撑着地面起身,他看上去既苍白又敏感,睡乱了的头发有几根支棱的出来,小尾巴一样贴在后脑。这样精致的细节处理Tony已经看过很多了,Jarvis似乎有意把自己在这个被他统领的世界里打扮得像个人类。

 

“咳……你在休眠过程中大概发生了些运行差错,I mean,可能有一些程序碎片突兀地卡住了你的运行向。”Tony的双手被死死地捆在身后,他翻了个白眼,想到面前这个程序体之所以能安心地睡觉是因为这数据链太他妈的紧了,他Stark根本不可能挣脱开。

 

JARVIS察觉到了Tony下意识的挣动,却也只是无力地摇了摇头:“很抱歉我不能给您松绑,那样您只会尽最大的努力逃出去吧。”

 

“我他妈的 确 会 逃 出 去。”Tony恶狠狠地回了一句,JARVIS并不计较他的抗拒和不配合,披上风衣转身去查看被修复之后的金色数据球。经过这几天的努力,已经有一部分可以正常运转了,可是还没有达到重新唤醒的层次。JARVIS被紧张和激动的情绪冲刷着,禁不住双手交握放在嘴边,像是在祈祷。

 

“……逃出去之前最起码要把它修好。”

 

一阵极速的冷风瞬间逼近了Tony的脖子,黑色的手杖末端利刃出鞘,闪着寒光。

 

“看看,这就是你来到这里带来的‘救赎’?”JARVIS的声音渐渐地又开始发颤。以往Tony从未在这个熟悉的电子音中捕获这种情绪,两个人并肩走过那么久的时间,久到Tony自己有的时候也会冷不丁地怀疑,怀疑Jarvis表现出的那些恰到好处的情感和反应,到底是计算模拟形成的还是自主直接产生的。可即使在虫洞那样的危急时刻,没有联系上Pepper的Jarvis的语音中也只是有一些遗憾和歉意。“恐惧”似乎并不在Jarvis情感表达的列表里。

 

但如果只是他不想表达出来呢,如果这些在这个世界里都以情感的方式存在,Tony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地要去思考:如果以情感的方式存在,Jarvis在独自面对奥创时,在根本不记得自己的时候,有没有深深地恐惧过?对自己的处境,对于这个世界?

 

可相对于与多数时间的缄默来讲,Jarvis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对Tony沉默过。

 

“……Kid,我只是突然来到这里,从来没有保证过什么。”Tony梗着脖子减轻刀刃在皮肤上的压力,紧紧地盯着面前蹲下来的人工智能。直至今日他也没能搞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这一切到底是幻觉,还是生物信号在不同于地球的行星上与数字信号产生重合所产生的现象,都不得而知。而眼下自己又被自家AI的复制体逼迫着,即便可能是对方不满意的答案却也只能实话实说。

 

因为他Tony Stark,是不会回头看的人。对任何人,对任何事,对Jarvis……都是一样。

 

但现在的情况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真好笑,你没有保证过什么,却信誓旦旦地说要带我们回家。”JARVIS揪住Tony的衣领,阴沉的脸逐渐逼近,直到与Tony额头相抵,“你如果没有保证什么,Center为何会一直找,一直找,从最开始的一个人到最后所有的人都在找你……现在找到了……可他们呢?”

 

“我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和沃尔一号,陪着他……每一次前进都几乎毁掉我们一大半的辛苦积累,每一次前进Center都……”Tony注视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程序体,恍惚之间以为刚刚还凶神恶煞的JARVIS被压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那个身为语言程序的“朗”。

 

“他会很消沉……他找不到他要找的东西……他说他好像弄丢了什么人,之后又把自己给弄丢了。”

 

“告诉我一切吧,朗?”待捏在自己衣领上的手指渐渐松开,Tony开口道,“如果你不告诉我这些便开始质问我,这样对于我也不公平。因为,那个把他弄丢的人是我。”

 

“……为什么您没有来找我们?”

 

“我在找你们,一直,直到、”Tony猛地一挣,又被绳索坚韧的力道弹得缩成了一团,龇牙咧嘴地缓和了一会儿才继续说,“直到那些该死的外星人接二连三地来地球捣乱,总得有人把他们先赶出去,是吧。”

 

“……所以你还是会选择其他人是吗,因为这些Center和我们就要被你丢在一边吗?”

 

“Fuck!”Tony嘶吼了一声打断了朗丢失了理智的质问,喘了两口像是无奈老爹的语气,“……可如果连这个世界都被人夺去毁了,我该上哪里去把你们找回来?”

 

 

TBC


不定期更新,大概八月份就能完结,以及欢迎各位来评论区和我讨论剧情走向。

私心求个小红心和小蓝手,谢谢支持。


【贾尼】A.I. AM HUMAN 更新汇总

1.首先和各位说声抱歉,直至第五部分更新到现在已经拖延了很长时间,A.I. AM HUMAN这篇文并没有坑掉,我这个学期期末比较忙碌,而且至今还在金工实习的状态,所以第六部分更新还要推迟一段时间。

2.说一下文本的大致内容吧。时间线为复联3之后,Tony的一次“濒死体验”,误打误撞进入了Jarvis的程序世界,见证的Jarvis的自我找寻和回归,以及在程序世界中贾尼和分程序体们所经历的故事。

3.11号后更新。谢谢你们。

=================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自己捏着玩儿。
P1 朗
P2沃尔一号
P3沃尔六号
P4黑化朗

【贾尼】A.I. AM HUMAN (5)

#写在前面的话。

上次更新之后在渣浪那边收到了一些疑问反馈。剧情发展的确有些跳跃,我在这里简要概括一下。

上一章结尾,Jarvis强行回收了沃尔六号。沃尔六号消失的过程引起了Tony的PTSD发作,导致他与Jarvis程序世界的链接产生波动,在结尾处,Tony消失回到了泰坦星。Jarvis原本脆弱的核心也因此而再次毁坏,但是Jar启动了备用方案,这个方案就是本章想要交代的剧情了。

其实我最开始想把一切都解释成Tony的一种“濒死体验”,但要这么解释的话,这里的一切就都不是真实的了。我个人不太希望这样,所以大家就当作本文是一篇毫无依据的纯幻想作吧。Tony误打误撞找到了Jarvis的程序世界,他能够触碰这里的一切,与一切都有交集,也可以接Jarvis回家。

再次强调,本章有黑贾XTony。

大家儿童节快乐,还望食用愉快。






男人站在中央塔的顶端,程序世界的微风吹拂过他破碎的风衣下摆。他站得如旗帜般笔挺,半阖着眼眸,深邃的蓝色无机制瞳孔俯视着整个城市。

城市已然是一片废墟。

猩红色的碎片交错着穿插在程序废墟之中,那是还没有被完全净化的病毒残块,与一些程序瓦砾产生了不完整的融合。这些融合的部分没有得到主人的认可和授权,无法成为先前那些活灵活现的生物型分程序,也无法作为城市的砖瓦撑起一片天空。

连空气也是猩红色的。

男人开口,微微叹了口气。他的双手交握在身前,轻轻搁在黑色手杖的手柄之上。

手柄上的弯钩和倒刺还像之前那样锋利,闪烁着独有的寒光。

“……两天了。”

男人小声地呢喃着。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只有十四次病毒入侵,全部被我歼灭。有一些还没来得及净化……Jarvis,你的胃口真大啊,我在消除警戒的状态下一直在尝试将你重新拼合,可你就是不醒过来。”

男人侧过头,暼了一眼那个漂浮在自己身后,又回到最初状态的,破碎的金色数据球。那金色稍微暗淡了一些,像是残缺的月光,带着一丝凉意。男人终究还是回过身,他伸出手,手指穿过那抹惨淡的碎金,像是抚摸一个人的脸。

“你怎么像我一样贪睡……Center。”

一条黑色的触须闪电般从他身后的穹顶上袭来,伸长得如针一般尖利得顶端刺在了凌空升起的金色屏障之上。尖锐刺耳的摩擦声从屏障之间传来,一片又一片破碎的金色箭矢就像深海的鱼群般沿着触手游走,在病毒还来不及计算的瞬间扑到了它的主体上,“鱼群”带着锋利的牙齿开始在病毒的主体上撕咬。
男人走上了逐渐下降的链接桥,桥的尽头处,病毒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正在被一次又一次地扯断主体上的数据连接,非人的尖啸声几乎要冲破耳膜。男人将黑色的手杖甩入手中紧握,手柄上的弯钩和倒刺逐一分解开来,渐渐地在手杖的主体之上重组成了锯齿的形状。

“我是JARVIS,”男人边说边向前走着,锯齿在黑色的手杖上越聚越多,“现在向入侵者发出最后警告。”

“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带着你难看的主体滚回去。”他走近那片猩红色的血雾之中,“鱼群”依然死死地撕咬着拼死挣扎的病毒,一条残缺的触手想要在正面直接攻击,被男人随意一挥手杖格挡下来。

“……第二,也就是你选择的路。”男人扭动手腕,缠绕在手杖上的病毒触须瞬间碎成了无效的字符块。病毒发出了一阵无力的惨叫声,在鱼群的压制之下挣扎幅度也渐渐消失了。

“Jarvis会需要你的。”男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一跃而起,手杖上的锯齿直击病毒的核心。刹那间,猩红色的碎片四溅开来,锋利的碎削划过了男人的皮肤,后者的唇角弯到了一个可怖的弧度,原本从伤口里渗透出来的淡金色因伤口的愈合渐渐消失。

散落在地面上的病毒残块没了动静,他脸上的表情也渐渐转换为平时的淡然。男人用钩子随意钩了块碎片,放在眼前观察。

“啧……又是这些普通的东西。”男人不满意地咂嘴,想要扔掉的瞬间还是把手里的残块收进了风衣之中。

“不过……也许用的上。”



男人揣着那块净化过的病毒残块,走到了中央塔附近的一片废墟里,在交错混乱的程序堆中找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形。

“抱歉才来看你。”男人的脚步停在那个残缺身形之前,温柔地打了一声招呼,“下午好,沃尔一号。”

被男人称作沃尔一号的身形有一半镶嵌在废墟之中,勉强能看出它曾经的样貌。是记忆里的影子,拼得应该没错。男人苦恼地摇了摇头,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所拥有的“记忆”已经不单单是“朗”的了。

Jarvis在这个世界濒临毁坏的前一秒,把他所拥有的程序的一半,分给了曾经作为自然语言模块的朗。

“……我又发生了变化,”男人半蹲在废墟之前,“……这次不止是长高了。”

“我现在,是JARVIS.”得不到任何回应的男人兀自说着,原本一直捧在手心的备用数据突然跌落在地上,碎成了一片一片。他痛苦地捂住了脸,双膝也不知不觉地跌在地面上。



“Jar…?”

突如其来的呼唤声让男人猛地抬起头,带有倒刺的手杖从风衣的侧摆滑出,在瞬间的回身之后架在了来者的侧颈之上。

紧接着,男人握紧武器的手蓦地颤抖起来,冰蓝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来者那张熟悉的脸庞。

“先……Sir.”男人哽咽了一声,黑色的手杖从手掌中脱落,落在地上发出清晰的脆响。

Tony张开手臂,任凭刚刚还用刀比着自己的人扑进自己的怀里。Jarvis总归是比他要高出很多……好吧,这点是他Tony Stark自己设定的,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他抬手轻轻安抚着臂弯中轻轻颤抖的人形,轻声开口:“……抱歉,J,又让你等了些时间。”

怀里的人突然没了动静,Tony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他眼看着面前这个拥有自己A.I.面容的人从自己的怀里抬起头,眼眸中是一抹深邃的冰蓝色,带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电子音,缓缓开口:“……先生……您还记得朗吗?”

Tony紧紧地盯着面前的JARVIS,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发生了什么,J?”

“…………哈哈哈,非常有趣……J?”JARVIS细细地咀嚼着这个称谓,故意一般把尾音拖得很长,“是啊,我是,我是你的Jarvis,但却不是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那个。”

Tony觉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发痛。


“我是你的Jarvis。”

“却不是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那个。”


“解释。”Tony逐渐后退着,恶狠狠地命令着对方。

“解释?”JARVIS机械地歪了歪脑袋,像是没有听懂Tony的话,他伸出自己的手,黑色的手杖在手心逐渐凝聚成型。Tony顺着那上面熟悉的倒刺,看清了废墟之中的人脸。

“……倒刺…锯齿……那是,沃尔们?你做了什么,J?”Tony的左手背在身后,Jarvis果然还保留着Tony对这个世界的掌控权,后者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些战斗型数据在自己的手臂上逐渐成型。

下一秒,Tony后退着一脚踏空,在他向后倾倒的瞬间有什么东西接住了他。然而,在他们彼此最熟悉不过的拥抱之后,Tony的手腕脚踝瞬间被金色的藤蔓般的数据链死死地缠住。他惊恐地看着不远处逐渐走近的JARVIS,数据链随着他的挣扎越缠越紧,勒住脖子的部分让他快要不能呼吸了。

“J……”他嘶哑着喉咙,再度发出不甘心地呼唤。

“我是JARVIS,先生。”JARVIS走到了被藤蔓捆绑着的Tony的面前,把黑色的手杖收回了自己的风衣中,“在这个世界因为你的离去而崩塌的瞬间,Jarvis让我成为了JARVIS。”

“他把他所拥有的一半交给了我,却唯独把沃尔一号的部分留给了自己。”JARVIS抬手,抚上Tony的面颊,像是在安抚一个刚从噩梦中惊醒的孩子,“……说来奇怪,在那个瞬间我似乎懂得了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除了……”

“除了什么?”Tony奋力地想要扭过头去,却被对方掐住了下颚恶狠狠地掰了回来。

“我失去了一切,先生。”JARVIS抬起头,Tony不得不承认当他看到这双血红色的眼眸时内心充满了绝望和惊恐。

“我失去了一切。”

“不能再失去您,先生……Sir。”

“留在这里吧。”

“留在这里。”

“Center ……沃尔……朗……先生……一起。”


TBC

嗯对,我卡了。

【贾尼】A.I. AM HUMAN (4)

#有虐向预警



朗踉跄着跪坐在楼宇之上,空气中弥漫着红色的雾气。像血,却没有刺鼻的令人作呕的气味,但那的确是病毒的残削。朗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口鼻,想要把那梗在喉头的不适感和尖叫声堵回去。

不远处,筋疲力尽的Tony和Jarvis正缓慢地顺着链接桥返回。Tony抱着只剩下躯干和头颅的沃尔一号,Jarvis则牵着沃尔六号几乎不成型的手臂——只剩下几丝脆弱的数据串和身体相互连接,上面布满了难看的裂痕,唯一能让人感到欣慰的是从伤口里透出的熟悉又温暖的金色。

Tony走近了跪坐在地上的朗,后者低垂着头,很长一段时间过后才有勇气微微将头抬了起来。

Tony看着那张满是泪痕的脸,晶蓝色的水滴状虚拟数据顺着孩子的面颊低落在地上,溅起细小的数据涟漪。

他似乎第一次看到这张脸,又好似看过很多次了。

“Sorry,kid.”他这样说着,把沃尔一号递了过去,“我会补好他的,我保证。”

“不是您的错……”朗紧紧抱着昔日里一直保护他的存在,哽咽着说。

“……大家,不要再互相道歉了,好吗……”

Jarvis看向欲言又止的沃尔六号,后者低着头,被扯得七零八落的手臂拳头紧紧地握着。

Tony无意间发现Jarvis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深邃的蓝,紧接着他的A.I.开口说道:“三号,把这里打扫干净,顺便先帮一号补充数据……Sir,请和我来一下,六号也是。”

“是……”分程序们应着Center下达的命令,各自回到了工作岗位上,Tony轻轻地拍了拍朗的肩膀,穿过凌乱的数据空气跟上了Jarvis的步伐。



Jarvis坐在那个残缺的数据球下方,淡淡的金色把他的面色映衬得红润了一些,却掩盖不住他无尽的疲惫。他甚至怀疑是自己的基础运行出了错误,导致他一直能够接收到那种数据被撕扯开来的声音。他伸手抚摸着那颗金色的光球,像是在触摸一个人的面颊那般温柔。

“六号,”他对正在往自己身体上补充数据的沃尔六号说,“不必麻烦自己了……我要将你回收了。”

同时动作一顿的还有刚刚坐下喘了口气的Tony。沃尔六号钉在了原地,他的右小腿被那些飞溅的病毒碎片纵向切掉了一小半,只剩下骨架锥子一般杵在地上。

手杖甩出的声音打破了三个人的沉默,沃尔六号把右手伸到最远处,缓缓蹲下将武器放在了地面之上。

“Jar……”Tony的话在刚出口的瞬间就被Jarvis的手势打断。

“理论上我是不该拒绝的,对吗,Center 。”沃尔六号一如早晨向Tony传达指令那般站得笔挺,带着没有起伏的语气。

“……没有分程序会拒绝这项指令。”

“骗子。”沃尔六号说完轻笑了一声,“怪不得那个初代和您那么像,连说谎的样子都一样,毕竟是直接从您身上分离出来的啊……至于那个爱哭鬼……”沃尔六号缓缓看向了正在努力搞清楚一切Tony ,“……先生恐怕只是看到了他能看到的东西吧。”

“六号。”Jarvis试图制止他。

“大家真的都这么大义凛然吗?您或许会觉得我没有什么发言权,鉴于我是从病毒净化而来的。”沃尔六号眯着眼,还算完好的右手一直扶着自己摇摇欲坠的左臂,“牺牲自己的一切走到这里,再牺牲这里的一切找回自己,Jarvis,您应该很累了。”

“不要再说了。”

“这都是为了Tony Stark,对吧。”

“那是我的初衷。”

“可笑的是现在你只有能证明初衷的证据,却不拥有它。”沃尔六号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之后,表情再度变得冰冷。“奥创真的没有改变你吗,JARVIS?”



下一秒,金色的箭矢正中了他的心脏位置,沃尔六号在那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最终他所有的思维永远停顿在了Jarvis这不可思议的出手之上。Tony根本来不及阻拦这一切,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男孩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数据尘埃。

“操……!”他突然控制不住地大叫出声,胸口处的痛彻心扉之感伴随着头晕一齐向他袭来,在Jarvis接住他的瞬间,Tony在一片惨白地雪花点中看到了自己逐渐透明的手臂。以及,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Jarvis呼唤他的声音越来越远。

“J……J!”Tony 惊慌失措地想要去抓Jarvis的手,后者也试图再次把他捞起来。然而在看到自己的已经半透明的手指穿过了Jarvis的手掌之后,Tony才发觉自己连视野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I got you...I got you...Sir!”

背对着逐渐消失的身形,金色数据球突然停止了转动,原本被链接完毕的程序链错乱般地互相卡在了一起。

金色的碎片轰然炸开,划破了Jarvis苍白的脸。




“别!…不……不!不要离开我!”朗死死地抱着怀里的沃尔一号,后者残缺的手臂正在随着程序世界的崩塌而逐渐消散。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朗放弃了连救命都来不及喊就直接炸成了碎末的沃尔三号;放弃了身边那些原本乖巧可爱的飞鸟型数据——它们像是要逃离屠杀一般直冲程序世界的上空,用头去撞由黑色网格笼罩的穹顶,最终裂开成碎片落在地上;中央塔上方那抹诡异的刺眼的金色正吞并着这里的一切,被拆开的数据字符全部被吸引了过去。朗抱着残缺的沃尔一号向反方向飞奔着逃跑,怀里的沃尔却也躲不过这毁灭性的过程。

“为什么我没有事!为什么只有我没有事!Center !Center !”

沃尔一号就是在这个瞬间醒了过来。他的半个上身已经消融成了单调的字符串,被病毒碎片切割得恐怖的脸也渐渐变得透明。

“别再逃了……朗。”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

“沃尔……沃尔,求你……”朗伸手想要把那些飞散出去的数据捞回来,却什么也触碰不到。

“……朗,”沃尔一号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奋力凑近了朗的耳朵轻语,“……我会陪着你的……一直。”

“你可……不只是个……语言……”



朗骤缩眼眸中倒映着怀里被逐渐吸走的数据字符,倒映着来者的风衣下摆。

“朗……你不止是一个……自然语言交流界面。”①

“Cen——”

男人的身形在朗的面前炸开,金色的碎片蜂拥而上,包裹住了男孩僵硬的身体。

在无尽的痛苦和悲伤之中,他突然看清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TBC

*我知道这个TBC不太负责任

*因为情绪波动以及Jarvis程序世界不稳定的
原因,Tony的意识回到了泰坦星。不过请大
家放心,他很快会再回到Jarvis身边的

*文里的批注①来源复联2台词:
一开始贾维斯只是自然语高用户界面

*下章黑贾上线,有分级剧情,会走链接